Over The Sky

我一直觉得我对天空的渴望比一般人强烈许多, 变成钢铁侠闪电侠或者沈殿霞的梦至今还都在做, 前一阵子还差一点心血来潮去NM南部跳伞. 当初我想我的博客也一定要跟”天”有关的. 结果原来博客所在地, 博客大巴, 被一锅端了. 端掉我们的人, 叫做天朝.

很早之前博客名字其实一直是叫做”云のむこう、约束の场所”的, 这在当时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约定, 和鞭策.

再后来发现很多不看动漫的朋友在谈到我博客的时候, 都喜欢说 “那个什么云什么约束no场所什么的”… 我觉得这太辛苦了, 于是才有了Over The Sky.

上一张跟Over The Sky有关的照片, 是这周刚拍的. Waiting已经来美国一周了,万事顺利. 有一天下午和她去Cochiti的时候, 拍了上面那张照片, 她误以为这是一只苍鹰在追寻无涯的自由, 然而这却是一只自由的乌鸦在追寻苍蝇. 对于美国如此大的乌鸦, Waiting表示惊悚.

下周末去新泽西.

Tent Rock/Cochiti Lake

Fall break的第三天,George又带我们去了tent rock.再次感谢.

Thank you George.

Tent Rock

Tent rock是一个处于新墨印第安人保留区的国家自然公园,之所以叫tent rock,是因为这里的石头比较像帐篷.所以叫”帐篷石”.

我觉得他们太缺乏想象力了.这些石头更像包子一些.

或者叫好听点的,千针石林,又上口,又有名.

这里所有的石头顶端都是这个样子的,现在看起来也不太像包子了,觉得更像大便一些.

我背着摄影包和三脚架从这个缝隙中挤了过去.

这里有很多长得很嶙峋的死木,他们成为了我追逐的题材.George说你回去出个相册吧,里面全是这些奇奇怪怪的死树,然后你回中国发表一下,告诉他们,美国所有的树都是死树.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点子.尤其是当我想象把所有这样的照片处理成黑白色后,一定很有感觉.不过我更希望能够用最近刚入手的老旧拍立得拍这些死树,用黑白的polaroid 600 film,然后贴一墙.但是我郁闷的发现polaroid film都贵的离谱.

有人觉得这张照片拍的一般.很明显此人没能从照片中读出线索.这张照片充分反映了tent rock这里的自然环境.蓝天,阳光,风蚀岩,死树.

我们爬到山顶后,两架飞机很壮观地从头顶相交飞过

Cochiti Lake

在这样安静的湖边,我想我光发呆就能发一个礼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