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妥的

人们说, 沉默是金.

于是最近经常干的事情就是盯着我的银行账户, 不语.

Waiting至今还会偶尔怀疑自己来到美国的真实性, 我有时候也一样. 直到有一天我们坐在一起拿着本子计算各种花销的时候, 我才觉得, 这太真实了, 真实得就像人民日报似的. 账单和人民日报的相似之处就是, 看起来一个五毛一个五毛的, 但是把五毛们聚集在一起, 就把你的生活给颠覆了.

Waiting有一天突然说, 你沧桑了. 对此我表示欣喜. 因为有一次踢球时, 去旁边的便利店买饮料, 结果老板在收钱的时候很认真地问我, 你是哪个高中的?

在Jemez里拍的片.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去Jemez了

Waiting对这张照片表示抗议, 因为我用她当背景来着.

这是Sandia上面的一棵树, 看着树皮我觉得挺疼的, 再大一点就环割了.

这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去Sandia了.

这就是我们去Jemez里所走的trail, 是我在山里最喜欢的一条.

又是 Valles Caldera, 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

很奇怪, 有的时候我看到Sandia, […]

Valles Caldera

屋檐下的雨水,下着下着变成了冰雹

冰雹停后,草原上的阴霾渐渐退去.可以看到远处的那栋房子小得只剩下一个蓝点了,这片草地真的很广阔

这是野生麋鹿

在Valles Caldera工作的令人崇敬的科学家给我们讲解了这个地方是如何在几百万年一个轮回的时间里反反复复的成为高山,草原和湖泊的.按我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从前这里是一张干净的脸庞,突然有一天长了一个青春痘,于是终于有一天青春痘承受不了内部液体的压力,破掉了,于是内部液体流出来,于是青春痘塌陷下去成为疤痕,于是毛孔被疤痕覆盖,于是内部液体又开始膨胀…当然,这是一个硕大的青春痘,硕大到开车从这头到那头需要几十分钟.

这是ABQ的夜景.ABQ就是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莫名出现的一个城市.看着这张夜景,我心想难怪有些晚上到ABQ的学生觉得ABQ很繁华来着…

[…]

Jemez Mountain 贰

又见Jemez,啥也懒得说.发现自己越发苛刻,半年前能出的片现在统统被我扼杀.

小景儿

总觉得美国的树都死得相当惨烈

比如这个

你说这是让我撞树呢还是上树呢

路边的野花我从来都不踩

这张为什么这么柔这么柔这么柔这么柔柔柔柔…(回音)

小人儿(非本人)

很久不照人了,于是拿这幸福的小两口练手.某人脸笑得像一朵菊花.

[…]

blue as the ocean

很久没有拍片了.

回来后看片子的时候我在想我小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一双眼睛,亦或是一笑起来连眼睛和皱纹都分不清的那种.

后期只有去色,眼睛本身并未调整颜色,她们的眼睛就是这样的,蓝的像海.

个人很喜欢这一张,有一种电影海报的感觉

个人也很喜欢这一张,眼睛不是单纯的蓝,而带着些许深邃…

另,最终还是决定把背景音乐改回原来弹的那个always with me,这个怎么听怎么平静.

[…]

Jemez Mountain trip fotos

一个火山活动留下的巨大的凹地.一辆汽车在里面看起来就是一个点而已.我在照这张的时候,觉得莫名的恐怖.

请点击放大.

George,please click to zoom.I will copy you all the fotos with orignal size.

20多块买的廉价鱼眼镜头.成像烂到没话说.不过很好玩哈.

[…]

Jemez Mountain trip (非片)

fall break.

感谢George带我们3个奔波.

Thank you George.

Thank you George

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由于我过于激动,从河这边的一个窄处,一下跳到了对岸,然后发现回不来了.最后Geo说脱下你的袜子鞋子,走过来吧.于是我从刺骨无比的水中走了过去,上岸后Geo说,很温暖吧?我说你试试.

州府Santa Fe.艺术家的天堂.

这本来是路边一个人形雕塑的影子,结果投到了墙上变成了一条狗.还是个京巴.

George,this was a statue’s shadow. but it became a dog on the w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