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吉祥

昨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开车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现路边挂满了灯笼,许多人在路边放鞭炮,美国人在过年.然后突然一阵黑风吹过,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异常虚幻,那景象,玩过WOW的同学知道,就像法师的那个隐身技能所看到的景象,然后我连人带车地被吹飞了.

每次新年来到的时候,总有一批人在高兴地让自己的本命年以团成一团的姿势圆润地离开的同时,开始焦虑自己的青春又如厕纸般在不知不觉中减少.每次新年来到的时候,也总有一批人在庆祝自己已经在天朝下顽强存活了两个轮回的同时,开始小心翼翼的穿起了红裤衩.同时祈祷裤衩不要掉色.

中国的新年和美国的新年一样,我都是一个人过的,我的两个舍友,我见到他们的频率不会高于我看中国足球的频率.按国内时间算,大年三十的时候,我在实验室做了一天的实验后,回家的年夜饭是昨天的剩菜.一个菜,一个米饭.然后在大年初一的时候,我觉得新年不吃个新菜实在是有点对不住自己,于是我新炒了一个菜,那道新菜叫做:西兰花炒蘑菇炒萝卜丝.

然而昨天的剩菜叫做:西兰花炒萝卜丝炒蘑菇.

半夜接了猴子一个电话,他在澳大利亚,大年三十和初一每天12个小时的打工,给人推拿按摩(正经行业),年也是一个人过.于是我无比欣慰自己至少是在家里的电脑前过年,而不是在客人白花花的大腿旁.

很开心Waiting拿到了第一个全奖offer,在新泽西的一个学校.虽然我觉得以后应该还会有若干offer,但至少现在我可以确定我们明年都会在北美的土地上了.美国土地的距离不是距离,太平洋的距离才真的叫做距离.

很开心家人身体都挺健康,兄弟姐妹学业都挺顺利.

很开心我这一年的成绩全部以A收场.

很开心朋友们这一年无论过得飞黄腾达还是穷困潦倒,都健健康康的.

很开心中国男足在32年后终于赢了韩国,而且对方也是男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