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

(此文中的图片不属于摄影范畴)

记得王菲同学貌似有一首歌,叫<新房客>

歌曲的曲调大多已经忘记,但自从听了那首歌以后,对房客这个词就开始充满了莫名的向往.当时的我似乎不明白房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总觉得是类似于在宾馆住着的旅者.直到我来到lucaya,看到停车场上写着”tenants parking only”,才恍然发现,原来我就是房客.

来美国的这段时间生活中充满了三件事,充满到再也充不进去.就是吃,睡,学.早上九点多起床,洗脸刷牙吃片面包去学校开始看书看论文搞试验学程序到11点多,迅速到HOHO吃一顿大份的中餐,很便宜,只要5刀.这一份饭我基本上只能吃一半,所以另外一半就带回办公室.紧接着看书看论文搞实验学程序上课到5点,拿出中午的剩饭,微波炉转一下,吃掉.然后回家继续看书看论文搞实验学程序到凌晨3点,洗洗睡,第二天早晨继续.周而复始,无极无限.

我曾经考虑过每顿都在家做,后来发现我不得花一个小时来准备食材,洗菜切菜葱姜蒜,解冻肉,在没有明火的电热丝上热油,做米饭,然后在没有明火的电热丝上郁闷地,无声地炒菜.我一直怀疑这到底算不算炒菜,因为看起来更像是煮菜.我也曾经对这HOHO大厨身边的鼓风机和火苗口水不已.等到我所要求的2个菜出炉的时候,2009年就到了.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搞来了桌子柜子和床.这里,很大的力气我指的是,很大的力气.

这看起来似乎语法不太通顺,或者某些看到这里的人们要忍不住骂我脑子被门夹到了.但事实就是这样,”很大的力气”在前句和后句有着微妙的区别,具体区别是什么,你自己来花些力气搞点生活必需的家具就知道了.正如鲁迅同学说的他家门前一颗是枣树另外一颗也是枣树,是一样的.

这张床,包括一个床架,一个床底,一个床垫.是我花了”很大的力气”从ISI教会组织搬回来的.旁边的桌子也是千辛万苦从Costco花将近50刀买的新桌子.我曾经在一个垃圾箱旁边看到一张很不错的木头桌子,苦于没有汽车,不然我会把那桌子捡回来.在花50刀买这张桌子的同时,我的心一边滴血,一边默默怀念那张垃圾箱旁边被人废弃的桌子.有了这张硕大无比的床和硕大无比的桌子以后,我开始无比眷恋自己的房间.我甚至觉得我患上了离开自己房间就缺氧的病.

这个就是我的壁橱和柜子了.柜子也是我从ISI抢来的,我在花着”很大的力气”将其放入壁橱旁边的空隙时,严丝合缝.我甚至怀疑这个柜子天生就是被派来我的房间来完成使命的.

这张照片是用来给读者定位的,好给大家一个直观的空间感.免得大家以为我住的地方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需要乘坐什么交通工具.

这是厨房.除了对厨房烧饭的地方不用明火我意见很大以外,我还是满喜欢这个厨房的.无论从构造还是布局都很合理,我也经常很享受地在这里烧出一些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菜来.引得旁边缝隙里的小强们都出来围观.

记得有一次我在门口发呆,只听隔壁一女性声嘶力竭地尖叫.我大惊,以为发生凶杀了,掏出手机都准备打911了,却见其手持拖鞋追赶一小虫而出,用尽毕生力气,准确无误地将拖鞋呼在了那只小虫身上.然后说,这么大的蟑螂,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太恶心了,太可怕了…接着用杀虫剂对着小强的尸体鞭尸数分钟,满意而归.我当时是非常的惊讶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一辈子都没见到过如此巨大”的蟑螂一定很壮观.于是凑上去一看,得出的结论是,美国什么东西都大,汽车很大,人很大,地很大,城市很大,锅碗瓢盆很大.但是小强的大小,不如我家里的一半.

September 19th, 2008 | Tags: , , , , , | Category: ON THE WAY | 1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