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2, 或者不2, 2就在那里, 不3不4

有一个五, 六岁的小正太, 是个ABC, 用英文思考和说话, 中文讲的也不错. 他每周五下午都会在公司楼上的一家私人音乐工作室学习钢琴, 学完琴就跑到公司造反. 有一个周五他跑进办公室的时候, 一眼瞅见旁边吕老师桌面上的谷歌地球, 便转过头来用一双很萌的大眼睛看着我问, “Do you believe in Santa Claus? Santa Claus lives in Antarctica, right?”.

我愣了一下, 我万万没有料到在有生之年居然真的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 作为一个只萌萝莉的怪蜀黍, 我对正太的兴趣不会超过我对国足的兴趣, 但为了不扭曲正太的世界观, 我依然说, 是呀, 圣诞老人就住在南极, 我看到过他的房子.

这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伟人.

但是, 没想到他真的一字一句的在地址栏打入 “Santa Claus’ House”. 在他按下回车时, 曾有一刻我是希望真的能搜索出什么来的, 不是因为我纯真, 是因为我是个纯种神秘主义者和阴谋论者.

然而无论如何, 这种搜索终将是没有结果的. 于是正太又转过头问我, “The house was there in Antarctica, right?”.

这次我想了想说, 是啊房子本来就在那的后来被强拆了.

他沉默了几秒, 他显然不懂什么叫做强拆. […]

当有人说车子只是代步工具的时候,此人多多少少是无奈的.一辆QQ和一辆布加迪摆在一起免费给他选,我不信此人会无视布加迪.说此话的人大多数是买不起好车,亦或是买得起好车而买不起更好的车.比如一个开着QQ的人看着一个开着宝马的人说车子只是代步工具,又比如一个开着宝马的人看着一个开着兰博基尼的人说车子只是代步工具云云.车子是代步工具这句话虽然是一句真理,但这句真理是由许多无奈堆砌起来的.

然而对于我来说,这句话又显得格外贴切和真实了.我的无奈不在于买得起或者买不起什么样的车,因为那不属于我考虑的范围.我的无奈在于,我需要一个代步工具.

否则大米就没有的吃了.

Mitsubishi Galant EZ,学名三菱戈蓝,运动款,白,2.4L,购自私人车主,神勇,便宜.

请勿质疑前面的车牌为什么没有挂,因为不需要.请勿用国内车价,年份,迈数来判断一辆车在美国是否值钱.那完全是另外一个标准.请勿嘲笑我的车牌号,那是我的人品问题.

我所知道的是这车子就是我的粮食,以后有源源不断的大米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