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快乐, 2012快了

上图, 摄影范畴, 三张, 原图直出. 不是所有的工业发展都是以环境的牺牲为代价的.

刚才在网上看到Monster Beats耳麦大降价, 纠结了半个小时, 就在准备下手买的时候, 我突然醒悟过来, 就我这个脑袋的尺寸, 以后也就基本告别耳麦了.

脑袋大这事情我苦闷了有一段时间了. 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儿歌就是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 我认为这是为我写的. 后来越长大越发现, 儿歌为我写的是没错, 但这是对我这个物种的歧视, 因为我和其他物种不同. 小的时候我喜欢顶着个脑袋观看动画片, 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我认为那大头儿子就是我. 后来越长大越发现, 这是为残疾人拍摄的励志卡通, 脑积水和脑萎缩的人一样可以有幸福生活. 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喜欢说脑袋大就聪明, 我信以为真. 后来越长大越发现, 很多聪明的人脑袋比较大, 而脑袋比较大的人不一定聪明. 同等智商情况下, 大脑袋比起小脑袋就显得多余了. 好比有两个一样重一样甜的西瓜, 皮厚的那个就是次品.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动不动就头撞到东西上了, 我是动不动东西就撞到我头上来了.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是把帽子戴在头上的, 我是把头塞进帽子里的.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的脖子是起连接作用的, 我的脖子是起支撑作用的.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摔跤是膝盖先着地, 我摔跤是脸先着地. 学了结构工程以后, 我经常思考, 我的脖子是一个受压杆件, 是不是得算一下我脖子的强度以防其发生失稳. 再后来, 我终于在一场足球比赛中才发现了脑袋大的好处. 那场比赛我们以二比一胜出, 我包揽了所有进球完成了帽子戏法…当时的情况是, 我在上半场连续两次从禁区外右脚远射, […]

2010快乐,2012快了

博客大巴百万用户被和谐了一周多,在以我的智商无法理解的罪名下.

我很欣慰现在恢复了,但是我把日志导出然后从博客大巴搬走并搭建了这个网站,因为我没有安全感了.在这神奇的东方国度,全世界访问量前10的10家站点,有7家是被和谐掉的,剩下3家分别是YAHOO日本站,YAHOO美国站,和百度.而排名前3名的网站,facebook被墙了,youtube被封了,google也即将退出了.连google都妥协了,我一草民的牢骚文字又算得了什么呢.

有关部门是国内最神秘的部门,他们出现在车祸现场,机关会议,超市菜场,电台电视台,大小发廊,男女公厕以及各个场合,包括大巴被和谐的日子里.这我都习惯了,但是前一阵子听说北京什么地方查获了一批黄碟,为了鉴定该批黄碟,居然送到有关部门做鉴定了.我这几天又非常关心有关部门了,里面一定是一帮需要广大人民关怀的,为人民服务的,辛勤工作的,加班加点的,呕心沥血的黄碟鉴定人员.

我感谢猫扑,猫扑让我在说话说得更大胆的同时,也说得更委婉.

——————————————-我是分割线——————————————-

2009臊眉耷眼地走了,正如他挤眉弄眼地来.回想这整整一年,我只忙了两次,第一次忙了5个月,第二次忙了7个月.

到了年底,按耐不住寂寞的朋友们叫我去纽约看金刚,叫我去黄石看地震,叫我去加州看海啸,我去月球背面看外星人,结果是我一个人守着一个还算别墅的平房一日三餐地度过了2009的最后几天,新年,以及2010即将来到的十几天.我觉得这样很淡定,并不寂寞,并且对某些觉得这个时代不寂寞一下都不好意思见朋友的人表示费解.

圣诞节也是这样过的,我刚才没提圣诞节是因为我不过圣诞节.对于圣诞节我只会想到两件事情,第一件是有一个姑娘名叫卖火柴的小女孩,有一个史上著名的恐怖小说家以这姑娘的名字为题目写了一篇魔幻现实主义讣告,主要内容就是讲这个姑娘在平安夜擦了5根火柴并在亮光中意淫的故事;第二件是我发现上帝头发烫的是大卷,而如来头发烫的是小卷.我没有要侮辱上帝,也没有要侮辱如来,我不敢.我只是在学术上探讨一下他们头发的不同烫法而已.

美国人不过春节我可以理解,因为春节美国没有假期.中国人圣诞节没有假期还是要过,我也可以理解.以西方大型节日的名义凑三五狐朋狗友一丘之貉出门坑蒙拐骗偷,也不失为工作之余发展的一门业余爱好.然而有些人连马丁路德金日都要过一过,并且是在搞不清马丁路德金是谁的情况下.对于此类人我的判断是该类人脑壳里没有大脑,只有1.5升刚放的优质屁.在国内曾经见过一个过感恩节的朋友,我问了一句”知道感恩节最初是对谁感恩吗”,结果这厮回答,对老师.我当场就怀疑这厮是不是出生的时候被扔上去3次只接住了2次.好吧我科普一下,感恩节是五月花号(Mayflower)上面的英国人为了感谢北美印第安人帮他们生存而设立的节日.虽然在时光的流逝中这个节日有些变化,但依然和中国大部分的老百姓没有一根毛的关系.正如中秋节和美国人没有一根毛的关系一样.

这些天独享空屋,突然想到了美国房价问题.记得前一阵子找房子的时候在Sandia山脚下发现了一座4层楼别墅,拥有花园,游泳池,2车库,4卫生间,4客卧,1复式结构主卧,不明用途房间若干,装潢豪华,地理位置极佳.租的话一个月1300刀包水电气,卖的话25万,合人民币175万左右.听George说他发现佛罗里达的房价还要比ABQ便宜,那就按175万来算.按北京四环以内平均房价17000/平米,这个别墅的钱只能买102.94平米的商品房,也许还没排除了均摊面积.我顿时震惊了,原来中国人民只要花一个百平米商品房的价格,就能买到4层别墅;花半个平米的价格,日韩新马泰就玩一圈了;一两个平米的价格,欧美列国也周游归来;几年下来,环游世界了,可能还没花完一个厨房的价钱.当我算完这笔账的时候,我在椅子上呆若金正日.

但可爱的中国人民对于房价一直都在相信明天会更好,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依然在相信明天会更好,正如我们依然相信油价明天会更好,彩票明天会更好,股市明天会更好一样.听说前一阵子法航客机上有一个幸存者,从几万米高处跌下来硬是没跌死,一打听,中国股民.

中国人民有钱了,有钱了就要有文化,于是光腚肿菊(某部门)在2009年大刀阔斧地做了几件事情来扩展广大人民文化生活.其一,推广文化娱乐节目;其二,拒绝引进日本动漫;其三,封杀BT;其四,大力整治各种网站.

其战果辉煌.第一,某卫视的娱乐文化节目除了让大街上纯爷们,真汉子横行,也使我现在认为,人生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微笑着,听曾轶可的狮子座.第二,砖家叫兽们一度叫嚣日本动漫色情,血腥,恐怖,暴利,不科学,是应予以抛弃的糟粕,并叫嚣国产动漫的春天到来了,原创动漫蓬勃发展的时代到来了.于是,<云彼>里穿着吊带的封杀了,<葫芦娃>里面蛇精只穿了裹胸没有封杀;<柯南>里面杀人不见血封杀了,<黑猫警长>每集见红没有封杀;<Death Note>里面死神封杀了,<宝莲灯>里二郎神没有封杀;有着丰富科学想象力的机器猫封杀了,告诉我们有铁分子存在的蓝猫三千问没有封杀.这些我都忍了,直到”心灵之窗”这部动画的出现,让我意识到砖家叫兽那叫的不是春天到来了,那叫的就一个字,春.人不可以无耻到把<秒速5厘米>的背景直接拷贝过来翻转180度就直接用上的.第三,封杀BT可以,但以后就别再试图用三枪拍案惊奇之类的电影企图来把我们的智商降低到和你们一样的程度.不是不可以,是技术上不可行.因为某些人的智商,穿着高跟鞋都能一路走到茶几下面去.第四,如今网上各种词汇被和谐成为敏感词.于是我想,刘胡兰走向冰冷的铡刀,转身仰天高呼,敏感词万岁!敏感词万岁!——指战员你千万不能倒下啊!-不要管我,为了新敏感词,大家冲啊…

猫扑上最近火了一个章泽天,我看了拿着奶茶的那张照片以后就觉得这小女孩挺漂亮但就是说不出哪里漂亮.于是我想漂亮的人都一样漂亮,丑的人各有各的丑法.似乎所有美好和不美好的事物都有这个特征,比如幸福就很抽象,不幸却各有各的具体.这让我想起我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人,这个人大家都不认识,不要对号入座.其实人长得不好看没有什么,我长得一般,于是我不会在别人面前叫嚣,也不会自怜地说自己是青蛙王子白马唐僧,说白了就是你不要拿自己的脸去威胁别人的生活质量,这样至少你的心灵是美好的.但是这个人,明明长得一副当场拉出去火化了焚烧炉都不一定愿意的脸,却总要在各种场合用接近一个宇宙大爆炸物理单位的绵羊音声称自己就是一等待闪耀的灰姑娘.好吧,现在她的丑就和她的脸无关了.每每这个时候,我都有一种冲动,想一个簸箕拍到她脸上说,第一,不是什么样的雌性动物都能称作姑娘的,第二,人家灰姑娘长得其实不差.后来听说丫美容了,又后来有传言说有人用一段郭德纲的相声形容现在的她.传言啊,不是我说的:烤白薯见过吧,刚烤好的,拿在手里太烫,一不小心没拿住,掉地上了,那边呢,跑来个小孩,穿钉子鞋,一脚踩这块白薯上了.她这脸就跟这会这块白薯似的.

背景音乐换成巴赫了,这次真不是我弹的,你用炮轰了我也不是我弹的.我换成巴赫是我发现巴赫这人有工程师头脑,写曲子都跟套公式似的.我以前不太弹巴赫,因为我觉得巴赫不好听,我觉得肖邦好听,莫扎特好听,李斯特好听.后来我发现巴赫是这些人里面最生猛的,和他柔弱的名字正相反.记得小时候我上幼儿园的路上学校的广播里每天中午都要放”下面请听柴可夫斯基第一钢协”云云,那个时候我认为俄罗斯人是世界音乐史上的奇葩,如此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钢琴协奏曲居然是一个叫柴可夫的司机写出来的.再后来直到第一次发现原来李斯特不是中国人的时候,我才真正决定再也不按名字去判断一个人.于是我当年认识的叫牛犇的,马骉的,不再被我认为是从畜牧区来的.

我发现我骂了很多人,但我没带一个脏字.当然如果其中一段放屁被认为是脏字的话,那谢谢猫扑我现在可以把它替换为用菊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