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很长的日志

这事不能怪我. 日志很长是因为帝国大厦这玩意高度有点高.

本篇是关于帝国大厦的种种. 我想说明的是, 卡片机也可以出片.

注意本人玉足两只半.

[…]

这里是纽约

从达拉斯转机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座位是在神奇的头等舱.

其实座位在头等舱没什么奇怪,关键我花的是经济舱的价钱.

此时我心想老子终于时来运转了柳暗花明了起死回生了回光返照了. 但是为了能和屠坐在一起踢实况足球打发无聊的飞行时间,我不得不和屠旁边的乘客换座位. 据屠说,他旁边是一黑哥们,听到要换座位的时候连问了三遍我们是不是在玩他. 我换过去的时候旁边一个老太太用一种看着火星人的表情看我,说,我真不敢相信你从头等舱换到了这里.我说,足球,足球. 当然,我经过了无数次的回想,现在依然确信我当时说的不是”中国足球”.

到纽约的时候屠的师妹及其老公不远万里迎着寒风跑到机场接我们,在此极端拜谢一下,并再次感谢几天来对我们的所有帮助,因为我们两个蠢蛋的确麻烦了他们好多事情.

我们本来预期的住所是在Flushing(法拉盛),这里是一个华人聚居的地方,但并不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中国城.出于某种原因,这里的华人都十分冷漠,样子也比较怪异,且中餐犹如大便,街道堪比厕所,这给我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虽然说出来不太文雅且有涉嫌不爱国甚至叛国的罪名,但我还是要说,如果把纽约比作一座房子的话,法拉盛就是房间中划出的一个阴暗角落,供一群蟑螂滋生繁衍自生自灭,而他们,我们,都是这些蟑螂的一员. 在此,请个别思路不清的人不要认定我说国人是蟑螂,我的意思是,任何以那样的生活方式在这个地区生存的人,看起来都是一只蟑螂.这种极端恶心的感觉令我们十分憎恶法拉盛这个地方,于是我们在第二天匆匆离开并入住了时代广场50米开外的Carter Hotel.这个旅馆虽然规模很大,但毕竟是很多年前资本主义累积时期的建筑,设施比较陈旧,但还能凑合.此旅馆牛逼就牛逼在行动方便,出门30秒是时代广场,1分钟是地铁站,5分钟是纽约观光巴士站,7分钟是杜莎夫人蜡像馆,10分钟是第五大道,15分钟是帝国大厦,20分钟是中央公园.如果愿意用双腿硬抗并且有长时间游泳能力的话,我能保证你一个半小时内站在自由女神脚下…当然也可能是躺着.

这是布鲁克林桥.当我在被刺骨的海风吹拂得接近脑残之时,令我感动的是我居然脑海中还在回忆着当时本科时上<长大桥梁基础>的情景.我回想着刘健新老师给我们放录像说建这桥的工程师如何惨死,同时我不敢相信我正站在这座桥上.桥的对面是布鲁克林区,是一个充满黑人贫民窟的老旧工业区.我们怕被射杀,于是没有走到对岸.

楼,楼!

纽约最出名的恐怕就是这些赐予你永远颈椎伤痛的高楼了.和纽约比起来,上海就是一个把自己打扮成山寨纽约的渔村.

这座楼在911世贸大楼遗址(Ground Zero)旁边,我们经过的时候,整个楼的四周都被警察封得严严实实.我们以为又要发生恐怖袭击了都坐在旁边凳子上准备端杯咖啡看好戏,结果发现原来是楼顶的冰掉了下来吓死了人或者砸死了人.

时代广场(Times Square).每年的新年倒数就是在这里进行的.屠跟他老板说我们要在这里倒数的时候,他老板说,你们太勇敢了.我们就住在这里.

纽约的街道永远是这样不见天日的阴冷

这条是什么街道我已经忘记了,反正是离中央公园不远的街道.我是在过马路的一瞬间转头发现了这样一个带有小下坡的长街.

正如你所见,这张片子拍摄于第五大道. 第五大道被国人奉为神道,无数少男少女大叔大妈为了第五大道抛头颅洒热血,为的就是来这里烧一些国内卖得天价的奢侈品牌.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对我来说,衣服只要暖和,裤子只要舒服,就可以了.我会把我的头颅和热血都贡献给佳能…同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座和摩天大楼同样高耸入云,同样气势磅礴,同样精雕细琢的教堂出现在第五大道上.

纽约的夜

纽约的夜是惊人的,甚至是恐怖的.对我们来说,地球的一个角落会有一个这样如此灯火辉煌的城市,实在是很无厘头.难道这就是资本主义累积和帝国主义扩张为了彰显自己身份刻意创造的产物么?

这是从去自由女神岛的游船上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