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写

Eli是一个西班牙裔的姑娘, 是一个同性恋.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离开她的女朋友, 然后千里迢迢从碧海蓝天的迈阿密跑到阴冷潮湿的纽约来找工作. 我认为能有这种勇气的驱使, 必然是因为她们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就像小贩和城管的矛盾, 拆迁队和拆迁户的矛盾, 衙门和草民的矛盾, 东西六宫的矛盾, 年世兰和钮祜禄甄嬛的矛盾. 无论如何, 她成了我的新同事.

Eli初到纽约, 属于三无人员, 无车无房无存款, 每天早上上班要坐公车到path站, 再坐path到曼哈顿, 然后倒两趟地铁到Bronx, 再走路到公司上班. 我立刻想起当年我刚找到工作的时候每天坐公车倒path倒火车再走路, 每天五点起床然后单程三小时去上班的日子. 然后我发现她住的地方离我家基本上就是两脚油的距离, 于是我同情心大发, 就像有个国家在全世界四处散爱一样, 我要不计报酬地援助亚非拉不发达地区人民. 于是我答应每天接送她上下班, 每个月不计报酬地按里程收取油钱.

Eli是一个胖子. 当我说谁谁谁是一个胖子的时候, 我的意思是, 谁谁谁真的是一个胖子. 我觉得她有一米四, 躺着量.

所以自从她坐我的车上下班以来, 我便开始觉得3.5的排量有时候还是不够. 我觉得他这种体型应该找那种12缸引擎的汽车来送, 比如兰博基尼. 但我又害怕她坐上兰博基尼会导致底盘托底. 有时候她下班累了就会把车座位放倒, 一路从纽约睡回新泽西, 起来的时候手拉着车顶的把手, 艰难地喘气, 然后把自己撑起来. 每当这时候, 我就泪眼模糊地盯着那个扶手, 整个内脏都在颤抖, 生怕她把整个苍天都给我拉下来. 我有此顾虑是因为她曾经把我车上卡住遮阳板的那个塑料卡子掰得粉身碎骨. 我花了5刀买了一个新的自己装上以后, 看她穷的连一个甜筒都要考虑半天的样子, 就没舍得问她要赔偿. 但条件是她得每天教我一些西班牙语, 从骂人的开始.

久而久之, 她也从我这里学了一些中文. 当然也是从骂人的开始. 我告诉她中国有一句国骂, 叫他妈的. 他妈的是形容词和副词, 有时候可以简称他妈. […]

碰瓷儿

话说貌似一年前,某死党来美国工作一年,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汽车撞飞脸着地,并声称该司机喝了劣质的伏特加.后来经过了一场传说中的官司,该死党得到赔偿金若干,并利用该笔赔偿金去欧洲小玩了一圈.

话说此事的另一版本是,该死党自己闯了红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汽车撞飞脸着地,然后声称该司机喝了劣质的伏特加,后来经过了一场传说中的官司,该死党被判有罪.事后用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跑到欧洲散心了一圈.

又话说此事的又一版本是,该死党其实没在美国上班,而是在美国国际碰瓷儿专修学院进行碰瓷儿深造.该次事故就是该死党的毕业设计.他经过了精确地计算和谋划,终于在付出一点血的代价后成功牵连进一个无辜的司机,完成了自己在国际碰瓷儿专修学院的毕业答辩.

当然,最后一个版本貌似不太靠谱.

此事放在一边,我抛砖引玉一下.

今天下午和屠跑去进行一周一次的采购,买些大小白菜红黄土豆维持生命.在我们骑着自行车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冲在了我前面.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也就是一个XY平面坐标系,车流由Y轴正方向向负方向运动,单向.X轴为双向车道.我和屠在Y轴上无限趋近于第四象限沿Y轴正方向移动.说白了就是,靠马路右边.在我们移动到原点的时候,在X轴正方向一辆吉普车在观察Y轴车辆许久,准备启动通过原点进入X轴负方向.问题的关键是,她是在没有观察Y轴负方向的我们的情况下启动的,并且其加速度让我认为她不是要过马路而是准备脱离地球引力.于是,在屠当仁不让的迅猛攻势和该吉普车让我瞠目的加速度当中,激情的碰撞产生了.倒下的人必定是屠,为什么,因为人家是四个轮子,我们是两个轮子,还是敞篷的.

这个时候我扔掉自行车大骂一句shit!跑过去扶起屠,并转身向司机做了一个摊开双手的动作,这个动作本来是我在足球比赛中被黑哨吹了犯规经常做的,意思是你丫的不长眼啊.只见那司机浑身颤抖地跑下来扶起屠,一口气说了几百个对不起,随后把屠搀扶到路边坐下,嘘寒问暖推拿号脉.此时的屠已经全然呈脑残状,话都不会说了,只会用动作比划.于是那司机得出一个让我现在想起来都好笑的结论:屠不会说英语.事后我问屠怎么不说话,他说他当时听不懂英语了…

此时该司机拿起手机打了一个911,叙述了事故情况.我以前没见过人打911,也没打过,所以我一直以为911跟中国的110效率是差不多的.但是就在她挂掉电话的60秒之内,一辆警车,一辆救护车,一辆肥硕无比的消防车开着警笛闯了红灯出现在我们面前,并从里面冲出无数的医生,事故调查员,警察,消防员.我被震得目瞪口呆.事故调查员询问了事情大概经过后,挥挥手,消防员上车,貌似有点失望地离开.然后事故调查员和警察问屠要不要去医院,屠说没关系.后来我和屠都觉得有些后悔,因为如果屠能够假装受伤比较严重的话,说不定他们会派直升飞机来.

再往后,警察详细询问了司机当时的情况,司机承认是自己的错误,而其实我们也是有错误的.错就错在没有让她赔钱.

警察让我留下了我们俩的电话和住址,并且极其严肃地对我说让我今天晚上守着屠,如果他有任何头晕恶心呕吐症状,立刻打他的电话,他会在1分钟之内出现在我们面前.而此时的我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警察腰间的那把手枪,心想如果今天晚上不这么做的话他可能会毙了我.于是今天晚上屠真的来我家了,他坐在桌子前指着电脑屏幕说,

我靠,居然被意大利进了一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