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2, 或者不2, 2就在那里, 不3不4

有一个五, 六岁的小正太, 是个ABC, 用英文思考和说话, 中文讲的也不错. 他每周五下午都会在公司楼上的一家私人音乐工作室学习钢琴, 学完琴就跑到公司造反. 有一个周五他跑进办公室的时候, 一眼瞅见旁边吕老师桌面上的谷歌地球, 便转过头来用一双很萌的大眼睛看着我问, “Do you believe in Santa Claus? Santa Claus lives in Antarctica, right?”.

我愣了一下, 我万万没有料到在有生之年居然真的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 作为一个只萌萝莉的怪蜀黍, 我对正太的兴趣不会超过我对国足的兴趣, 但为了不扭曲正太的世界观, 我依然说, 是呀, 圣诞老人就住在南极, 我看到过他的房子.

这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伟人.

但是, 没想到他真的一字一句的在地址栏打入 “Santa Claus’ House”. 在他按下回车时, 曾有一刻我是希望真的能搜索出什么来的, 不是因为我纯真, 是因为我是个纯种神秘主义者和阴谋论者.

然而无论如何, 这种搜索终将是没有结果的. 于是正太又转过头问我, “The house was there in Antarctica, right?”.

这次我想了想说, 是啊房子本来就在那的后来被强拆了.

他沉默了几秒, 他显然不懂什么叫做强拆. […]

压马路那点事

猴子, 吴亮和我还在国内上学的时候, 每当被别人问起是不是大学生之时, 总会一拍大腿二拍桌子, 唾沫横飞地指着对方鼻子就骂, 你才是大学生你全家都是大学生!

虽然我们当时的确是大学生…

我们这么做, 是因为我们觉得大学生群体里有相当一部分人, 当我们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会突显出来. 也就是说, 这一部分人会严重加剧大学生的残障层次. 大学生群体里有不是智障的, 然而是金子的自顾自闪光, 是青花瓷的自顾自美丽, 完全无法抵挡汹涌的智障潮流. 这让我们身为群体一员表示尴尬. 正如大家一说90后立马就想到非主流, 虽然我们明知90后里面也不乏足以惊艳了时光和温柔了岁月的孩子们. 我相信这些孩子也表示压力很大并不愿意被人以”90后”冠名. 这不是一只老鼠坏一锅汤的问题, 这完全是一锅的老鼠强奸了一勺汤.

不幸的是, 西安这地方又碰巧有公办民办共一百多所高校. 推论不言而喻. 西安这地方被智障充斥了, 正如成都, 洛阳, 郑州和上海.

我小的时候西安有过一次很大规模的压马路, 当时我正准备洗澡, 外面惊雷似的一阵吼, 吓得我拧错了水龙头. 从此我对压马路这事很不待见. 我敢肯定, 前几天那举着国旗压着马路的几万人当中, 有至少一半的人不清楚某岛在什么位置, 一问起来, 他们八成都会认为某岛在山东半岛以东的什么地方. 剩下的人里又有一半搞不清楚某台和某岛到底谁是谁, 反正都是钓鱼的地方, 其中一个有国宾馆. 不管谁是谁, 他们抱着爱谁谁的态度, 用猥琐的方法得到了一个正大光明翘课的理由, 咱爱国怎么着.

抵制日货这种事情, 在我越是看过了国内和美国的情况以后, 越发觉得不可能. 我也曾经试着抵制, 后来失败了. 电器你买国货怕爆炸, 买美国的又怕耗电, 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三菱松下夏普索尼东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