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

(此文中的图片不属于摄影范畴)

记得王菲同学貌似有一首歌,叫<新房客>

歌曲的曲调大多已经忘记,但自从听了那首歌以后,对房客这个词就开始充满了莫名的向往.当时的我似乎不明白房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总觉得是类似于在宾馆住着的旅者.直到我来到lucaya,看到停车场上写着”tenants parking only”,才恍然发现,原来我就是房客.

来美国的这段时间生活中充满了三件事,充满到再也充不进去.就是吃,睡,学.早上九点多起床,洗脸刷牙吃片面包去学校开始看书看论文搞试验学程序到11点多,迅速到HOHO吃一顿大份的中餐,很便宜,只要5刀.这一份饭我基本上只能吃一半,所以另外一半就带回办公室.紧接着看书看论文搞实验学程序上课到5点,拿出中午的剩饭,微波炉转一下,吃掉.然后回家继续看书看论文搞实验学程序到凌晨3点,洗洗睡,第二天早晨继续.周而复始,无极无限.

我曾经考虑过每顿都在家做,后来发现我不得花一个小时来准备食材,洗菜切菜葱姜蒜,解冻肉,在没有明火的电热丝上热油,做米饭,然后在没有明火的电热丝上郁闷地,无声地炒菜.我一直怀疑这到底算不算炒菜,因为看起来更像是煮菜.我也曾经对这HOHO大厨身边的鼓风机和火苗口水不已.等到我所要求的2个菜出炉的时候,2009年就到了.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搞来了桌子柜子和床.这里,很大的力气我指的是,很大的力气.

这看起来似乎语法不太通顺,或者某些看到这里的人们要忍不住骂我脑子被门夹到了.但事实就是这样,”很大的力气”在前句和后句有着微妙的区别,具体区别是什么,你自己来花些力气搞点生活必需的家具就知道了.正如鲁迅同学说的他家门前一颗是枣树另外一颗也是枣树,是一样的.

这张床,包括一个床架,一个床底,一个床垫.是我花了”很大的力气”从ISI教会组织搬回来的.旁边的桌子也是千辛万苦从Costco花将近50刀买的新桌子.我曾经在一个垃圾箱旁边看到一张很不错的木头桌子,苦于没有汽车,不然我会把那桌子捡回来.在花50刀买这张桌子的同时,我的心一边滴血,一边默默怀念那张垃圾箱旁边被人废弃的桌子.有了这张硕大无比的床和硕大无比的桌子以后,我开始无比眷恋自己的房间.我甚至觉得我患上了离开自己房间就缺氧的病.

这个就是我的壁橱和柜子了.柜子也是我从ISI抢来的,我在花着”很大的力气”将其放入壁橱旁边的空隙时,严丝合缝.我甚至怀疑这个柜子天生就是被派来我的房间来完成使命的.

这张照片是用来给读者定位的,好给大家一个直观的空间感.免得大家以为我住的地方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需要乘坐什么交通工具.

这是厨房.除了对厨房烧饭的地方不用明火我意见很大以外,我还是满喜欢这个厨房的.无论从构造还是布局都很合理,我也经常很享受地在这里烧出一些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菜来.引得旁边缝隙里的小强们都出来围观.

记得有一次我在门口发呆,只听隔壁一女性声嘶力竭地尖叫.我大惊,以为发生凶杀了,掏出手机都准备打911了,却见其手持拖鞋追赶一小虫而出,用尽毕生力气,准确无误地将拖鞋呼在了那只小虫身上.然后说,这么大的蟑螂,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太恶心了,太可怕了…接着用杀虫剂对着小强的尸体鞭尸数分钟,满意而归.我当时是非常的惊讶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人”一辈子都没见到过如此巨大”的蟑螂一定很壮观.于是凑上去一看,得出的结论是,美国什么东西都大,汽车很大,人很大,地很大,城市很大,锅碗瓢盆很大.但是小强的大小,不如我家里的一半.

水池的一边.这个咖啡机也是从ISI抢的,电饭锅和净水器是从沃尔玛买来的.我经常会自己煮浓度极高的咖啡,然后用很痛苦的表情喝下去.听说净水器在这里是必须的,虽然自来水龙头出来的水都是可以直接喝的,但貌似喝久了就会跟喝三鹿奶粉的下场一样.

水池的另一面和灶台.上面的大部分材料都是从中国超市买来的.居然连西米都有.我有一次煮了一锅西米粥,发现看起来像一锅鼻涕.

冰箱.里面放满了能够维持我生存和小强生存的东西.

茅房.还比较干净.连马桶上面都有空调.所以经常拉屎拉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客厅的图片我没有发,因为里面空空如也.正在考虑什么时候去yard sale买一张餐桌和几把椅子,免得以后在地上吃饭.

这就是新房客的新房.因为很多人想看我到底住在怎么样的一个穷乡僻壤的美国.好吧,这回大家满足了吧.

16 comments to 房客

  • 某V

    踏青来了!……我也发觉季节有点不对,算了,就按美国时间来算好了。我想知道的是这房子是怎么搞到的?要花钱不?还有你说的那个可以抢东西的美好存在ISI到底是什么?
    博主 对 某V 的回复: 2008-09-22 02:23:02
    当然是租的…我是房客啊.
    ISI是一个教会组织,你就是不抢他们都硬给你塞.

    [回复 | Reply]

  • 我有一次煮了一锅西米粥,发现看起来像一锅鼻涕.
    估计你煮西米粥的方法不对,好像应该等水煮开后直接下米,不能用冷水煮的。看看说明书吧,再试一次。
    经常拉屎拉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在美国改改你的毛病吧,拉屎站坑位时间太长,在美国还行,将来你回国了,国情不允许的。
    我经常会自己煮浓度极高的咖啡,然后用很痛苦的表情喝下去.
    糖和伴侣呢?
    来美国的这段时间生活中充满了三件事,
    三件事应尽量合理安排,以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之从这篇博看,你的床还算整洁,不知是照相前专门整理了还是本来面目,但愿是后者。生活貌似安排的还行,如果学习的适应关顺利度过,那就比较完美了,和你一起期待这一天早些到来。

    [回复 | Reply]

  • 小强是散布病菌的能手,一定尽量防范,吃的东东一定要收藏好!如果可能应该定期洒药消灭它。但注意别把自己伤着!

    博主 对 娘 的回复: 2008-09-22 06:09:33
    为什么你说话像中国80年农村散发的科普读物?

    [回复 | Reply]

  • LVWEN

    貌似你的窝是3X3M的,……嗯……已经很不错了
    来工地上你会发觉你生活在天堂……
    看到你说茅房就想起我那才用三星期就掉茅坑里的6120C……T T

    [回复 | Reply]

  • Tony回复娘说:
    为什么你说话像中国80年农村散发的科普读物?
    因为我觉得你可能在这方面是科盲,所以给你进行一次扫盲。

    [回复 | Reply]

  • yimi

    没错!完全就是去年我刚来时候的境遇!我家的床和餐桌也是从一个美国牧师那里白捡的。dresser是自己花99刀卖的。炉子是电的,空调是不管用的。

    我咋觉得衣橱里那个格子衬衫有点儿眼熟?
    博主 对 yimi 的回复: 2008-09-24 05:44:48
    有钱淫…花99刀买dresser…

    [回复 | Reply]

  • 小圈

    格子衬衣被你带到米国了。。。不知道它是不是很开心有生之年去米国转了一圈。。。其实屋子还可以啦,等你俩一起住了稍微捯饬下就很不错了么。。。你妈妈和你的对话真搞。。。
    博主 对 小圈 的回复: 2008-09-25 01:02:42
    是啊是啊,格子衬衫…跟我感情老好了.穿了10年了…

    [回复 | Reply]

  • 光纤

    为啥不尝试一种叫电磁炉的电器呢?
    博主 对 光纤 的回复: 2008-09-27 03:09:57
    我们这里没人用那个,超市也没见过有卖的.

    [回复 | Reply]

  • 喜喜

    好生活啊 我也想要这样温馨 暖暖的 属于自己的窝窝

    [回复 | Reply]

  • cindy

    好棒的家呀,很强的生活氛围呀

    [回复 | Reply]

  • miclot

    我得出的结论是你住的比宾馆的标间好~考虑宾馆住一个月需要160*30=4800元,所以如果你房租少于700刀的话说明赚到了

    [回复 | Reply]

  • 你首页上显示的文章太多了。。。滚动条拖起来很痛苦~

    [回复 | Reply]

  • Sophie

    看到那杯子,我觉得我和天才终于也算有了个共同点,内牛满面,立马把那随着奥运会闭幕就一起退休的杯子,给洗了洗,不错,立马觉得它还挺上镜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那杯子不是我的…是我室友的…

    呼…还好我不是天才(喘气流汗擦额头)

    [回复 | Reply]

  • Jerrrrrrry

    “然后在没有明火的电热丝上郁闷地,无声地炒菜.”
    我又笑了。
    你那时干嘛要住那么大的房子啊,多费钱啊!不过应该比纽约的要便宜多了吧。

    [回复 | Reply]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