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写

Eli是一个西班牙裔的姑娘, 是一个同性恋.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离开她的女朋友, 然后千里迢迢从碧海蓝天的迈阿密跑到阴冷潮湿的纽约来找工作. 我认为能有这种勇气的驱使, 必然是因为她们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就像小贩和城管的矛盾, 拆迁队和拆迁户的矛盾, 衙门和草民的矛盾, 东西六宫的矛盾, 年世兰和钮祜禄甄嬛的矛盾. 无论如何, 她成了我的新同事.

Eli初到纽约, 属于三无人员, 无车无房无存款, 每天早上上班要坐公车到path站, 再坐path到曼哈顿, 然后倒两趟地铁到Bronx, 再走路到公司上班. 我立刻想起当年我刚找到工作的时候每天坐公车倒path倒火车再走路, 每天五点起床然后单程三小时去上班的日子. 然后我发现她住的地方离我家基本上就是两脚油的距离, 于是我同情心大发, 就像有个国家在全世界四处散爱一样, 我要不计报酬地援助亚非拉不发达地区人民. 于是我答应每天接送她上下班, 每个月不计报酬地按里程收取油钱.

Eli是一个胖子. 当我说谁谁谁是一个胖子的时候, 我的意思是, 谁谁谁真的是一个胖子. 我觉得她有一米四, 躺着量.

所以自从她坐我的车上下班以来, 我便开始觉得3.5的排量有时候还是不够. 我觉得他这种体型应该找那种12缸引擎的汽车来送, 比如兰博基尼. 但我又害怕她坐上兰博基尼会导致底盘托底. 有时候她下班累了就会把车座位放倒, 一路从纽约睡回新泽西, 起来的时候手拉着车顶的把手, 艰难地喘气, 然后把自己撑起来. 每当这时候, 我就泪眼模糊地盯着那个扶手, 整个内脏都在颤抖, 生怕她把整个苍天都给我拉下来. 我有此顾虑是因为她曾经把我车上卡住遮阳板的那个塑料卡子掰得粉身碎骨. 我花了5刀买了一个新的自己装上以后, 看她穷的连一个甜筒都要考虑半天的样子, 就没舍得问她要赔偿. 但条件是她得每天教我一些西班牙语, 从骂人的开始.

久而久之, 她也从我这里学了一些中文. 当然也是从骂人的开始. 我告诉她中国有一句国骂, 叫他妈的. 他妈的是形容词和副词, 有时候可以简称他妈. 当用作副词的时候, 需要把这个副词放在动词或者形容词前面. 于是她开始学着说, 我他妈饿了, 我他妈累了. 但我没想到她对语言的驾驭能力是如此之强, 有一天我把她送到家的时候, 我告诉她 see you tomorrow 的中文就是明儿见, 结果她张嘴就说,

明儿他妈见.

回味无穷.

^^^^^^^^^^^^^^^^^^^^Mountain Top, 就跟着一起来, 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许老师离开了大车组, 离开了新泽西, 离开了美国, 回到了大连.

许老师是我以前在旧公司的同事, 当时我们在黑暗的旧公司干得肝肠寸断, 许老师和我每天都偷偷摸摸地忙着跳槽的事, 他经常说, 船到桥头自然直. 于是许老师先我一个月跳槽, 去了一家在海边的工程公司.买了新吉普, 换了新房子, 就在准备找个新妹子的时候, 一个电话被叫到会议室, 被通知裁员. 这事简直就是老天爷觉得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霹雳. 想象一下你好不容易单身了半年, 当一切都在向美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 一纸结婚证书呼啦一下拍到了你脸上.

同时被裁员的有十几个美国人, 他们哼着曲子抱着箱子就回了家, 而许老师, 还有成千上万和许老师一样, 和我一样在北美奋斗的外国人, 工签期间一旦被裁员, 就只有回国的份了. 在此我要阐述一下, 许老师是被裁员, 不是被炒鱿鱼. 裁员是你的老板发现自己的钱全部被老婆拿走以后发生的事情; 而炒鱿鱼是你的老板发现自己的钱全部被老婆拿走,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装在你口袋里以后发生的事情.

许老师很伤心, 卖了他开了没几个月的吉普, 退了准备签合同的房子, 在最后的一个月里和我们喝了很多酒, 说自己不甘心. 走之前的一天, 我们送了一件T恤给许老师, 上面有大家的签名和留言. 我在上面写着, 祝回国早日找到软妹子啊. 于是许老师当天晚上就去买了一颗钻戒, 说人家找软妹子都是研究妹子, 我现在有了这个, 以后就是妹子来研究我了.

然后他在机场和我们一一拥抱, 坐着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飞机, 用手指着天, 叫着, 在哪活不是活, 哪里的马儿不吃草, 前面就是莫斯科红场了. 然后像纳粹一样进了安检. 十个小时后, 他坐在大连的海边, 左手蚬子右手啤酒地给大车组发微信, 说我想你们了. 我认为在国内上万种美食的围绕下, 早上古力娜扎晚上泷泽萝拉然后还坐在海边左手蚬子右手啤酒还叫嚣我想你们的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

^^^^^^^^^^^^^^^^^^^^Day and Night, 就你和我的爱, 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今天下午在踢球的时候, 我的一脚任意球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直挂球门右上角, 打在了横梁下沿, 又弹在门柱上, 然后正中门将的肥脸, 发出了咚咚咚的三声. 于是我叹息这球可惜了, 同时觉得刚才那弧线真美妙, 那咚咚咚的三声真余音绕梁. 但是过了几秒钟我发现这梁绕的有些过于缠绵了, 咚咚咚得没完没了, 而且声音越来越歇斯底里, 直到旁边的黑人哥们指着天空, 呈智障状, 让我看. 我一抬头, 当场惊得没忍住用中文彪了一句我操, 然后赶紧翻译给他们说, holy shit.

你可以想象, 当一架飞机在低到每一颗螺丝都看得清楚的空中, 一个引擎不停地喷着火球, 咚呲大呲咚呲大呲的在你头顶有节奏地滑行而过并且摇摇欲坠的时候, 你能说的, 除了我操和holy shit, 也没有更多选择了.

我们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我们即将现场近距离目睹一场因为引擎故障导致的空难, 空难地点就是这个球场. 整个操场上的人都停了下来, 打棒球的扔了棒子, 踢足球的扔了足球, 遛狗的扔了狗, 遛孩子的扔了孩子, 人们纷纷跑向球场边缘准备避难. 在逃跑的那一瞬间, 我抬头又看了一眼, 心想我如果坐在那架飞机里, 而座位又恰巧能看到左侧引擎的话, 那将是一种怎样绝望的心情.  我会在这熊熊的烈火和咚咚咚的喷火声中坠机, 除了会吓得窜屎以外, 也算是死的很有节奏感了.

然而引擎的火光突然熄灭了, 飞机紧接着以一个非常飘逸的倾斜姿势, 越过了树梢, 滑出了我们的视线.

球场上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大家都在等着什么似的, 然而最终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我呆在原地, 直到旁边的一个西班牙兄弟跟我说, 这是我一辈子见到的最恐怖的事情, 我才反应过来, 飞机没有坠毁, 也许它飞走了, 也许它绕回机场迫降了. 在之后的比赛过程, 我一直心不在焉, 想着飞机上的乘客到底怎么样了, 想着加油, 加油, 一定不能坠机, 一定要平安. 就这么一直想着, 导致我两次把球传给对方球员.

回到家以后我立刻查了机场新闻, 果然是UA航空公司的一家播音757, 在起飞的时候左侧轮胎爆胎, 一部分轮胎上的橡胶被吸进了左侧引擎导致引擎在起飞的时候失灵. 但是飞机在进行了紧急倾泻航空燃油的动作后, 紧急转弯回到了机场. 所有机组人员和乘客平安无事. 我长舒了一口气, 就好像我自己坐在那飞机里似的. 然后发微信给朋友说, 我本来都打算在操场上捡钱包了.

^^^^^^^^^^^^^^^^^^^^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你不在, 我不在, 谁还会在^^^^^^^^^^^^^^^^^^^^

很久不更新了, 爹说的对, 该写一写了.

 

19 comments to 写一写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