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快乐, 2013没了

写 <2010快乐, 2012快了><2011快乐, 2012快了> 的时候写出了惯性, 在写这篇文章标题的时候, 本来写成了 <2012快乐, 2013快了>, 结果突然发现, 2013已经没了, 就像我钱包里的纸币们一样.

高考后直到手握录取通知书才能开始真正无法无天的疯狂, 脱了裤子坐在了马桶上准备淋漓酣畅才会放弃最后一刻的仪表堂堂,  看不到花烛洞房盖头红帐就不会抛弃之前的人模狗样, 说的都是一个道理, 人都是有城府的, 在十拿九稳到来之前, 大家都只喜欢做一件事, 憋着.

我之所以憋得肝肠寸断都不肯更新, 就是因为我在等一个十拿九稳的消息, 一个足够令我振奋的消息. 我曾经很期待我能在万圣节之前等到这个消息, 以便我有足够的耐心去调教那些敲门要糖果的萝莉和正太们, 结果这个消息没有到; 于是我很期待我能在感恩节之前等到这个消息, 以便我有足够的理由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从那位风雨无阻的大妈手中买一束鲜花表示感恩, 然而这个消息又没有到; 那么我只好期待我能在圣诞节之前等到这个消息, 以便让这个圣诞节至少还剩个蛋. 结果这个消息还是没有到. 眼看这个消息等哭了绿茵场上的郑大世, 等死了水晶棺里的金正日, 我决定不等了, 再等就是世界末日了, 所以我更新了.

2011年我很少评论时事了, 然而这不代表我不再关心.  2011年的中国是一锅热油. 是一锅表面静如止水, 下面暗流涌动的热油. 在这一年里, 但凡有任何一滴不上道儿的水珠落入这锅热油, 剩下能形容这个场面的词只有一个, 炸开了锅. 一个美女背着爱马仕开着跑车路过了, 我们开锅了; 一个姓钱的农民死在卡车轮下, 我们开锅了; 一个岛国灾难了, 我们开锅了; 帅哥美女离婚了, 我们开锅了; 弹钢琴的男子把人捅死了, 我们开锅了; 姓李的孩子开车撞人了, 我们开锅了; 一个小女孩被碾死了我们没救, 我们开锅了; 几个糟老头被车撞倒我们救了, 我们开锅了; 一脸横肉的少年肩膀上有一些红杠, 我们开锅了; 一个包头巾的大胡子外国人死了, 我们开锅了;  一辆校车消失了, 我们开锅了; 一个卖苹果的死了, 我们开锅了; 一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死了, 我们开锅了; 一个村子的农民聚在一起, 我们开锅了; 一列火车上死了一群人, 我们开锅了; 一列火车上死了一个人, 我们又开锅了; 还没炸完, 蒙牛那边又炸开了, 我还得庆幸我断奶断的早. 我可以预见, 即将到来的春运一定会让中国再开几次锅.

纵观这一年我所写的寥寥无几的日志, 我发现我对上述大部分事件都没有提过只字片语, 后来想了想, 不是我不愿意评论, 而是因为按照几何分形学, 每一次开锅, 落入锅中的水滴都会分解成小一些的水滴, 这些小一些的水滴又分解成更小一些的水滴, 这些水滴和油面的每一次接触, 都能重复触发一大堆为人知或为人所不知的若干相关事件. 面对这如此多的事件, 我就像一个手拿炒菜勺子的人面对着炸开的油锅一般, 不知所措.

如此轻易地开锅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比轻易开锅更可悲的是如此轻易地开了这么多次锅, 比如此轻易地开了这么多次锅更可悲的是, 无论开锅时如何惊天动地, 几个月后, 中国依然是一锅静如止水的热油. 曾经的喧嚣, 责骂, 愤怒, 悲伤, 恰如那些水珠一样蒸发的一干二净. 直到年末的时候, 人们才会想起什么, 于是对着充满浮尘和悬浮颗粒的天空, 许下新年的愿望, 然后点燃炮竹, 张灯结彩, 亲朋好友齐聚一堂, 调侃一年之内发生的扯蛋事, 最后自作聪明地认为明年过得不会像今年这样扯蛋. 然而实际上, 每个人的明年年末, 都会再去重复同样的事情. 也就是说, 每个人的每一年, 都是扯蛋的, 正如每一年的中国, 都是一锅无可救药的热油.

┉┉┉┉┉┉┉┉┉┉┉┉┉┉┉┉┉┉┉┉┉┉┉┉┉┉┉┉┉┉┉┉┉┉┉┉┉┉┉┉┉┉分哥线┉┉┉┉┉┉┉┉┉┉┉┉┉┉┉┉┉┉┉┉┉┉┉┉┉┉┉┉┉┉┉┉┉┉┉┉┉┉┉┉┉┉

就好比麻辣火锅之咖啡牛奶, 泰坦尼克之白帆轻舟, 灯红酒绿之白水清茶, 相比那一锅滚烫的热油, 我的2011是一杯清水.

年初的新泽西就像更年期的妇女, 天气和脾气一样变幻无常. 那段时候也是我最煎熬的时候, 因为我每天早上起床都得挖开大雪找我的车. 好在我的车顶上有一根几乎骨折了的收音机天线, 确保我不会半个小时后发现挖出来的是别人的车; 在那之后, 波士顿的旅途让我对美国文化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如果说中国文化的厚度是西安沧桑城墙的厚度, 那么我曾经以为美国文化的厚度顶多是贴在城墙上的一片护垫的厚度. 然而波士顿的大龙虾, 哈佛和麻省理工的气场让我深深的感到我错了, 我低估了美国文化的厚重与沧桑. 我觉得它更像是一片贴在城墙上的夜用加长; 天气依然寒冷的时候, 我就开始跑海边, 主要是我作为一个内陆城市来的孩子, 对大海有着无限的向往. 于是我在寒风中被吹得屎尿横飞, 被海滩管理员视为奇人膜拜; 夏天的时候又去了华盛顿, 在Baltimore做了短暂停留, 看了水族馆里奇形怪状的生物. 这让我想起3年前冬夜的一段经历, 当时我和屠曾经认为Baltimore就是华盛顿, 从本来开往华盛顿的长途大巴欢天喜地下车并拖着行李箱捧着笔记本在大街上走了半个钟头没有看到一个白人后, 我们终于进了一家麦当劳并用无线网络查到我们的所在地. 然后我们就抬头看见了整个麦当劳里从服务员到顾客清一色黝黑的皮肤, 不怀好意的眼神, 和那一排排大白牙. 我虽然后怕, 但至今仍然觉得这些黑人当时也是害怕我们的, 他们一定认为我们两个亚洲人敢在深夜若无其事的在黑人区乱晃, 一定有什么来头. 自从那以后, 凡是有美国人问我会不会中国功夫, 会不会飞, 我都说, 我飞得不高. 从麦当劳出来以后我们找到了最近的长途大巴站, 发现当天已经没有车前往华盛顿了. 长途车站的老板, 一个中国男子看我们可怜, 丢下了他漂亮的韩国老婆, 开着跑车把我们送到了华盛顿, 然后给他老婆打电话说, 我今晚在华盛顿有点事, 明天再回去. 然后就钻进中国城附近的夜店不见了. 打车去酒店的时候, 看着计价器上显示的9块8毛, 丢给黑人司机大叔10块钱然后下车. 我估计那大叔开了一辈子出租车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少的小费, 眼睛瞪得白眼仁已然比他的远光灯还要亮了. 后来想想我们的确很过分, 给人2毛小费也就不说什么了, 关键是下车的时候还扔了一句 ” just keep it “. 这就好比你的老板从兜里掏了5块钱发给你当做年终奖, 还对你说不要客气, 周五了去买瓶啤酒喝喝; 从DC回来后我在海边的沙滩上和好朋友们过了我来美国以后最愉快的生日, 并在海边捡到了一只活的鲎. 不知道鲎是什么的, 问股沟; 然后我搬了家, 离开了室友, 从此我每天在自己房间里敲锣打鼓放鞭炮肖邦巴赫莫扎特再也没有人出来说你能不能把音量调小一点; 抽空去了加州San Diego, 拍了一些照片, 途中在新墨西哥ABQ停留看望了老友; 把车停到很远的地方避开树木, 躲在屋子里等待飓风Irene, 清理楼上漏下来的水; 10月份H1B生效, 我正式脱离了F1签证和学生行列, 同时我也开始找新的雇主. 主要原因是我觉得我是一个合格的工程师, 我需要大型工程的磨练. 而现在的公司干的工程项目太小了, 小到在工地这一头放一个屁, 那一头都听得到; 开始在周末没事的时候送外卖补贴花销, 体会别人都在吃饭的时候我站在门口按门铃的胃绞痛; 11月老夏来了美国, 呆了两个礼拜, 却跑了加州LA, 亚利桑那Grand Canyon, 内华达Vegas, 佛罗里达Jacksonville, 纽约NYC, 滨州Philadelphia, 滨州Pittsburgh, 纽约Buffalo, 麻省Boston, 和新泽西Princeton. 老夏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没有出国的机会了, 没有想到两个礼拜就已经把美国地理位置的四个角跑了个三缺一. 于是非常高兴地和小夏还有小夏的朋友们走了两瓶洋河.

老夏回国以后, 张老师因为要搬家我们走了一个特供茅台, 红酒黄酒水果酒若干, 许老师过年的时候找到了新雇主, 我们走了两瓶军供西凤和一瓶红酒. 还剩下两瓶茅台, 两瓶西凤, 一瓶汾酒.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找一个理由走一个, 比如, 我即将找到新的雇主, 走一个, 车被贴了罚单, 走一个, 隔壁野猫叫春了, 走一个, 厕所有了一卷新手纸, 走一个.

我觉得我是一个计划实施者, 小学的时候学习不好, 我说明年我要学习好, 我就学习好了; 一年以后我说我要上本市牛逼的中学, 我就上了; 三年以后我说我要上本市牛逼的高中, 我又上了; 再过三年我说我要去本市牛逼的大学, 结果我虽然上一个傻逼的大学, 但很牛逼地留在了本市; 接着四年后我说我要到美国读一个研究生, 我考试就过了; 我说我要拿着奖学金读, 我真拿到了; 两年后毕业的时候我说我要找到一份工作, 我找到了; 现在我说我要在2012年找到一个新的工作, 然后找机会把老段接过来看看, 要买一辆新车, 从纽约横穿对角线开到加州, 再北上到华盛顿州, 最后东进回纽约, 然后年底的时候争取回国一趟. 我觉得我应该也能做到.

未来6年之内我能不能开始申请绿卡, 那属于五年计划之外的事情. 连党都只能计划五年, 我作为屁民还是先看看今年12月21号, 世界是不是真的会结束比较现实.

今年的年终总结来的晚了, 得走一个, 我自罚三杯, 我随意, 你们干了.

24 comments to 2012快乐, 2013没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