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飞的和不再飞的绿茵上的双脚

我一直认为一个身体健全的男生如果没有体会过一项体育运动中的对抗, 是很悲哀的事情. 半秒之内凭直觉做出一个决定, 接下来几分钟, 几小时, 或者几个月你都会为你当初做的这个决定而自豪或者后悔, 这种事情除了会发生在女性化妆品购物专区以外, 只可能发生在球场上. 雄性动物都是好斗的, 你可以在篮球场上高高跃起头撞篮板脑浆涂地, 可以在足球场上鱼跃冲顶脸撞立柱, 如果你觉得太激烈了你可以在乒乓球桌前奋力抽杀球拍掷脸, 如果你不会打乒乓球你可以去羽毛球场地大步流星劈叉扯蛋, 如果羽毛球也不会你可以去游泳池穿梭如鱼后脑碰壁, 就算你连游泳都不会, 你也可以去和隔壁小学的孩子们在街边打打弹球, 赢得一口袋的各种炫彩玻璃珠, 回家和老婆下下跳棋. 如果你连弹球级别的对抗都没有体会过的话, 那么你不是一个完整的雄性动物. 三英不战吕布, 孔明不气公瑾, 悟空不打妖孽, 佛祖不玩唐僧, 都是不靠谱的.

以前的文章里说过我妈妈一直很在意我踢足球, 因为她总指着贝克汉姆的腿说你看, 踢足球的腿都成这样了. 我一手指着贝克汉姆的脸, 另外一边指着姚明的脸说你看, 打篮球的脸都成这样了. 于是我踢球踢了好多年, 但我既没有变成贝克汉姆的腿, 也没有变成姚明的脸. 我觉得我太没天赋了.

曾经, 同样和我一样没有天赋的, 回想起来有那么几个. 他们都是和我一起在绿茵场上飞了许多年的朋友. 名字分别叫做饭岛爱扭, 叶呆, 蝈蝈眼, 无量, 杜劳改. 这五个朋友, 其中有三个和我在一起踢了十年的球, 直到如今我回国的时候还会找机会一起踢球. 这些外号起的有些惨绝人寰, 却如昨天一般历历在目.

饭岛爱扭是我们的单前锋. 单前锋听起来很霸气, 因为全队只靠他一个人担当前锋的重任, 此人必定进攻手段了得. 事实情况是此人进攻手段的确了得, 但原因是中场球员懒得与他打配合才将他推到了前锋的位置. 饭岛爱扭的另外一个外号叫做球场黑洞, 因为球一旦传到了饭岛爱扭的脚下, 就如同掉进了黑洞, 进去的是足球, 出来的是宇宙射线. 足球作为物质的存在已经不成立了. 每当我们给饭岛爱扭传一个球以后, 我们中场球员就可以转身, 摸摸口袋有没有一块钱, 到小卖部买个把饮料雪糕, 坐在树下数数蚂蚁, 踢踢石子儿, 打打升级. 其原因是饭岛爱扭实在是太爱扭了, 这也是他称谓的由来. 他在场上盘带的作风整个就是一个不确定性原理. 要么只能确定他在某一瞬时的位置, 要么只能确定他在某一瞬时的速度, 无法同时得知速度和位置两个变量. 他带球诡异, 走位飘忽, 连我们作为他的队友都无法判断他下一步布朗运动是朝向何方. 我经常见他向着对方禁区进攻, 心里暗喜想这回一定进球了, 于是低头出一张牌, 再一抬眼发现他居然在我方禁区内蠕动. 全队对此一直很无奈.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 端着汽水追踪刚从他那肥腰上因为扭转过度而甩下来的斑斑油迹. 听说美国当年飞弹炸中国使馆事件的起因, 就是美国想以此事挑起战争, 然后打入内地攻占饭岛爱扭扭腰所产生的巨额原油储量. 饭岛爱扭盘球还有一个特点, 是上面所说的不确定性原理的后果. 就是他经常盘着盘着自己都不知道球盘到哪里去了, 七扭八扭双腿已然一个水手结. 在对方防守队员看瞎狗眼小脑失去控制的间隙, 他回头发现哎哟自己怎么跑的比球还快, 然后一百八十度扭腰, 赶紧把球护在裆下, 顺便再甩对方一脸尸油. 对方抹脸之际, 他已经进球了.

饭岛爱扭对足球的热爱程度一直让我们敬佩. 高中有一年他因为扭腰过度得了阑尾炎, 做手术后连线都没有拆就跑来踢球. 我们好言相劝让他以身体为重, 结果他嘴上边说没事, 边用一个前空翻转体三周半加后空翻转体半个月的扭腰动作完成了一次射门. 球进后他站在场上保持着僵直的扭腰姿势不再移动, 跟违章建筑似的. 我们关切地询问怎么了, 他说, 线崩了.

中场通常是一支球队的核心与灵魂, 要求耐力, 智力和魅力, 尤其是耐力和智力. 我们的球队之所以当时横扫整个交大附中, 是因为饭岛爱扭的后边, 有当时全年级最跑不死的三个人充当中场支持, 叶呆, 蝈蝈眼, 和我. 如果我没有记错, 我们三个在当时整个中学越野赛排2,3,4名. 第一名是一名体育特招生.

叶呆姓叶是真的, 但我一直认为称呼他为叶呆十分不尊重, 我觉得应该叫他叶槑. 这个人就是在我<碰瓷儿>这篇文章中提到的死党. 此人球场上作风顽强, 脚法细腻, 耳观六路, 眼听八方, 就连菊花上都装了倒车雷达观察后方追逐他的对手, 组织能力极强. 所以位居中场核心的险要位置. 饭岛爱扭, 我, 和蝈蝈眼的进球都和他有直接关系. 叶呆的绝招是晃重心, 左右Z字形盘带经常让对手的双腿拧的像抹布似的, 骨头渣子掉一地. 他每次都趁对方在地上捡骨头渣子的空挡, 给饭岛爱扭传球, 一传就是单刀球, 饭岛爱扭再把腰上的尸油甩到对方门将脸上, 我们就可以毫无悬念领先一球.

叶呆在生活中是一个好学生. 当时的很多中学在一个年级中总会有一个操蛋的班级, 叫做火箭班. 这个班通常会积聚全国豪杰, 各路英雄, 十八种飞禽, 八十种走兽. 这些生物的目标是一个叫清华北大的地方, 叶呆就是这个班级里的学生. 我们每天下课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火箭班里埋头做题的叶呆, 都在琢磨他的火箭准备什么时候升空. 作为火箭班的叶呆, 一股脑地追求精益求精是正常的, 于是他在足球场上经常做一些过火的事情, 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坐球车. 坐球车是我们踢球经常用到的一个短语, 指的是盘球的时候不小心自己一脚踩在了足球上, 球一滚, 人就倒, 倒下以后还坐在球上滚出很远的姿态. 叶呆最容易出现的状况便是左右变换重心不亦乐乎, 越换越快, 眼看频率就要达到120赫兹了, 他一不小心就一腚坐在足球上, 连人带球开出去好几公里远, 还不知道踩刹车.

右边锋是蝈蝈眼, 我们也叫他猴子. 其实叫他猴子是比较形象的, 因为此人在中学的时候一副没有进化完全的样子. 他带球的时候动作十分飘逸, 弯腰驼背, 躬身屈膝, 各种返祖. 对方防守队员往往无法分辨他到底是要带球还是要伸手捡球, 在诧异的瞬间就被他过掉了. 叫他蝈蝈眼是因为此人踢球的时候心理极端扭曲, 扭曲到眼都绿了, 像个蝈蝈. 他之所以心理这么扭曲, 据他所讲是小时候和别人踢球的时候别人总喜欢用串裆过他. 在此我再对不是球迷的读者做一次基本科普, 所谓串裆, 就是在防守对方进攻球员时, 对方把球从你的胯下踢过去, 再把你过掉. 蝈蝈眼从小受尽了这种胯下之辱, 造成了心理扭曲, 长大后球技渐长, 每逢过人必定要用串裆, 以雪前耻. 如果恰巧一不小心没用串裆就把对方过了, 哪怕已经形成单刀球或者空门, 他也要再回来用串裆把对方再过一次. 曾经有一场比赛, 蝈蝈眼大发神威, 从中场一路盘带, 过掉对方所有球员包括守门员, 对着空门扬起右脚就是一记推射, 推到了门柱上. 结果他绿着眼睛, 自顾自的站在那里说我操, 这门柱的裤裆夹得太紧了.

无量是球队的右边后卫. 这个外号是和他原名吴亮同音的. 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霸气. 中学上物理课的时候, 那个操着河南口音的老太太总会唾沫横飞的说, 你们的前途是无量的! 每次这个时候无量就在教师最后一排流着口水窃喜, 我们的前途全是他的了. 这个人的特点是速度快, 腿长. 他跑起步来, 身后的时间和空间都会发生扭曲, 形成重力场的改变. 他的长腿对于后卫这个位置非常有用, 对方前锋无论怎么盘带, 都在他的长腿控制范围之内. 他有一套自创的招数, 叫做三点绊. 是三套组合腿法的连续技能. 他一旦使出这个技能, 对方前锋什么样的盘带和速度都成为浮云, 必定连人带球被扫倒. 无量的速度很快, 技术也细腻, 所以经常充当助攻后卫的角色到前场进攻. 他的射门势大力沉, 看见球门了闭着眼睛拼了老命就是一脚抽射. 曾经有一次我们在操场上踢球, 隔壁篮球场上下来一个体型如猪的姑娘. 此时正当无量一脚充满怨气的怒射, 一道落叶球的弧线直飞那姑娘的脑门. 那如猪的姑娘脑壳中弹, 横身飞起, 在空中侧身转体180度后, 平拍到了地上, 那一声闷响, 整个女厕的地砖和厕所茅坑里面的蛆虫都为之一振. 我们都心想完蛋了出人命了, 跑过去三个人才搀扶起那姑娘. 只见那姑娘晕晕乎乎地站起来后, 拍拍身上的尘土, 对无量莞尔一笑, 说, 没事儿~

从此无量就不怎么射门了.

杜劳改这个外号我一直不知道渊源是什么. 作为球队的左后卫, 他以卡洛斯自称, 兢兢业业地为球队奉献着各种边路45度长传冲吊. 此人踢球最大的特点是力量大, 动力足, 但是脚法粗糙, 动作慢. 唯一擅长的技术动作就是单脚踩在球上来回拉动着转圈, 以躲避对方球员的逼抢. 他经常自豪地转半圈后闷头带球就冲, 一路平原广阔, 未遇任何阻挠, 抬头一看怎么面对的是自己的守门员. 我一直觉得他是一台拥有8缸发动机并且转弯半径很小的拖拉机. 因为他带球冲刺的时候很恐怖. 先将球一脚踢出几十米远, 然后三档起步闷头追, 同时嘴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搞得人以为他的火花塞坏掉了. 等到抬头准备传中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球场边缘的女厕门口. 若是有防守队员的话, 他会和对方在拼抢中你拉我扯, 把对方扯得内裤满地飞后他发现自己又站在女厕门口了.

介于女厕门口屡屡出现此等惊悚的场面, 我们为了防止学校的姑娘们大小便失禁, 责令他扛起防守大旗, 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此人身高体壮, 腿粗力强, 站在后防线上就如同张飞站在了长坂桥前. 对方带球一抬头的瞬间看见一个张飞, 早已魂飞魄散, 吓得一脚把球踢出底线, 乖乖回去禀报丞相了. 于是我们趁着对方还没有归位之前迅速前插, 等待他发出远距离球门球而发起反攻. 每每出现这种反击机会, 他就迅速把球摆在发球点, 退后三步准备发球. 此时我们在前场兴奋的各种穿插跑动, 等待机会.  但每次我们跑动到位, 甚至连防守队员都对我们贴身盯死后, 他还发不出球来. 一看他还在那里调整呼吸, 打开任督二脉, 气沉丹田手心开, 积攒精气. 这样的事情多了以后, 我们也有了经验, 就是在饭岛爱扭带球的时候和杜劳改发球的时候, 我们都会去隔壁小卖部买雪糕.

我是球队的左中场. 我踢球起步很晚, 但是进步很快. 初二的时候才开始踢球, 到大一的时候已经在学院院队穿10号球衣了. 速度快但没快到能使时空发生扭转, 力量足但没足到一脚打翻一个猪样的姑娘, 脚法细腻但没细腻到把对方晃得满地捡骨头渣, 有点气魄但没有气魄到一声大喝吓退对方千军万马, 有点身体但没强壮到一甩一地尸油, 心里有点扭曲但没扭曲到碰见后卫就玩串裆. 在ABQ的时候每周和当地华人踢球, 来了新泽西以后每周和西班牙裔踢球. 和西班牙人踢球以后我发现原来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需要他们那种细腻脚法的磨练. 其余的, 留给和我踢过球的朋友们评论吧.

新泽西总是下雨, 一下雨我就不能踢球. 从前我很讨厌下雨, 小学的时候居然还写了一篇言辞激烈的作文, 痛斥雨天的各种弊端. 再后来我总是用一种近乎愚蠢的行为来对抗各种程度的降雨, 就是我从来不打伞. 这个怪癖我一直保留到现在, 虽然我至今也想不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态心理.

然而最近我渐渐发现, 每天早上顶着大灯, 在新泽西连绵不断的阴云和细雨中出发, 感受湿润的空气, 听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 加速, 激起一路雨雾, 然后打开车窗, 让车内沾满水汽, 去嗅车厢内的湿气, 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这让我震惊, 恪守了二十多年的世界观一下子颠覆了. 我很恐惧, 我恐惧我变成小清新, 一见到下雨就要仰望天空, 然后安静地体会这淡淡的忧伤, 质问天空为何落泪, 并且无法分辨雨水和泪水. 在多次确认我虽然心情低落但并不悲伤后, 我觉得唯一能解释我最近喜欢下雨和潮湿的原因就是, 我太皮干了.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在飞的和不再飞的绿茵上的双脚.

63 comments to 那些在飞的和不再飞的绿茵上的双脚

  • tree

    = 3= 谁有我早 咩哈哈哈

    [回复 | Reply]

    Jerry Hu Reply:

    是不是有内部消息啊

    [回复 | Reply]

    tree Reply:

    @Jerry Hu,
    碰巧碰巧

    [回复 | Reply]

  • tree

    绝对的科普啊科普….估计得来回读3边以上能记住这些技术词
    另外…不高兴的原因是因为新泽西总下雨…
    另另外…“绷线了”和“我操, 这门柱的裤裆夹得太紧了.”我笑了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Reply]

  • money

    简单说两点:
    第一,你们几个没天赋,哥有
    第二,我下雨也不打伞。。。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money, 你有个鸡毛天赋….二货

    [回复 | Reply]

    money Reply:

    @TONY, 哥要坚持踢下来,绝对不比梅西差多少,不信你可以跟吴亮核实。

    [回复 | Reply]

  • money

    不专业,要图文并茂的好不好。最好加上你不断增高的发际线

    [回复 | Reply]

    Jerry Hu Reply:

    money这家伙

    [回复 | Reply]

  • kanmenlaohan

    定语太尼玛长了

    [回复 | Reply]

  • yiminono

    你能记得这么多细节,我真想敬你一杯! 可能是因为每个人都那么熟悉,我快笑抽了。 我记得班长也被称呼过“饭岛爱卖”,他又一次把球直接提到黄埔庄卖米线的那边儿去了。你们每个人当年都很卖力,踢得都很棒的! 别忘了我们的门将马晨哦,当年就是他淡定的一抱,一个飞快的点球竟然被他死死的抱住了。当时我就在球门旁边,直接呆了。 好开心又回忆了一把青春啊。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yiminono, 我和马晨踢球时间太短了…马晨是个好门将, 就是不会开球门球…就是因为这个! 都怪马晨! 所以每次杜劳改都在浪费机会……..

    [回复 | Reply]

  • Jerry Hu

    在办公室看这篇文让我憋到内伤,前面坐着的五个人都在各自的屏幕前忙碌着,我生怕自己扑哧一笑会惊到她们。
    我不懂足球,看完后知道足球原是这么有趣的事儿,半钞钟内的一个决定可以让人乐上老久,哈哈。还是你有才。希望过年能去看你们踢球。
    我最中意这段:“……每天早上顶着大灯, 在新泽西连绵不断的阴云和细雨中出发, 感受湿润的空气, 听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 加速, 激起一路雨雾, 然后打开车窗, 让车内沾满水汽, 去嗅车厢内的湿气, 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这几天台风过境,窗外风大雨大,深圳一天凉比一天了……
    秋暖!兄弟!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Jerry Hu, 台风中多保重…

    [回复 | Reply]

  • niang

    你挺拔笔直的双腿到现在慢慢变得有点0型,我内心充满自责。细分析你走上踢球这条路我的过错要大些……记得你刚出生时瘦的皮包骨头,巴掌大的小脸上除了一个大鼻子以及大鼻子上的无数小白点(医生说是新生儿黄疸)引人注意以外,简直像个小老头。看到你如此干瘦,我深感愧疚,自从把你从医院接回家后就由着你的性子让你猛吃猛喝,以弥补在娘肚子里没给你充足营养的欠缺。你也争气,等你满月时已经出落成一大胖小子并从此一发止不住地胖了下去。待你三岁时,我发现如果继续任你如此发展,你就会远离帅哥队伍,想到此内心充满恐怖。在一个周日的下午,我骑着自行车奔到市南门外体育场的一个体育用品商店在篮球、排球和足球之间徘徊,最后一咬牙一跺脚,花了我足足一个月的伙食费,即二十元人民币,给你买了一个橘黄色和白色相间的可爱的真皮的儿童足球回家(有你儿时照片为证)。我买足球的本意是让你多锻炼以达到强体减肥的作用,没曾想这为你以后步入罗圈腿行列埋下了隐患。我追悔莫及!!从此,一个应该长到1.78米以上,双腿笔直的帅哥被足球埋没了。如果当时我给你买的是篮球,让你每天在篮球场上引体向上地做着投篮动作,从医学角度上讲你的脊柱及全身每个关节间隙都会被充分拉开,结果是虽然你长不到姚明那么高,起码也应该是1.8米的标志小伙。嗨,我追悔莫及!!
    另外,下雨还是要打伞的,不然被雨淋感冒了也不好。虽然在你小时候的夏天一次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下起了暴雨,别的家长都急忙抱着、背着自己的孩子争先恐后往家赶。我有意让你在雨天和我一起在雨中边走边玩,完成了你人生第一次雨中漫步,当然,我也不是虐待狂,还是让你穿了一件儿童雨衣的,记得那次你好像很开心。你从小头大,家人及邻居经常对着你唱大头大头下雨不愁……现在,你远在异国他乡,但我还是免不了罗嗦一句,别以为头大下雨就不打伞,下雨开车,更要注意安全!祝你在充斥着貌似淡淡忧伤雨季的新泽西,有好运伴你快乐行走。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niang, 妈呀…您太给力了…我hold不住了….
    什么叫做应该长到1.78米以上的帅哥被埋没了! 我现在也有1.77好吧…足球就把我对标准的身高降低了1厘米而已….1厘米而已!
    我1米77怎么着了…1米77我灵巧…我精悍…我自豪…我自豪我给人民身高拖后腿….

    [回复 | Reply]

    niang Reply:

    啊?你都有1.77啦?我一直以为你只有1.75。难道你到美国又长个了?看来美国果然是个好地方。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niang, 我早上1.77…晚上1.76…

    [回复 | Reply]

    yiminono Reply:

    @TONY, 你比我高了?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yiminono, ……………………………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yiminono, 我这两年好像还真的长了1,2厘米的样子…我拖后腿我自豪….怎么着吧….

    [回复 | Reply]

    J Reply:

    @niang, 阿姨太给力了!哈!!!

    [回复 | Reply]

    tracy Reply:

    @niang, 阿姨,您是我亲姐,小托现在看来你文笔也就一般

    [回复 | Reply]

    Reply:

    @niang, 阿姨,我是你的粉丝

    [回复 | Reply]

  • niang

    怎么样,我帮你把你的球龄从初二提前到三岁!虽然我后悔给你买了足球。

    [回复 | Reply]

    money Reply:

    @niang, 阿姨,您没注意他的发际线么。。。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money, 我一抬屁股放什么味的屁我娘都知道, 用得着你在这唧唧歪歪, 一边相亲去.

    [回复 | Reply]

  • tree

    阿姨太逗了…阿姨开博客了吗?我要加阿姨的扣扣和阿姨聊天!!哈哈哈!!

    [回复 | Reply]

  • 老梦

    文笔是遗传啊,楼上一个长评看的感慨万千…没见过你的实况今天这么一看也还是挺有画面感的,也就是小时候看你和点点天天FIFA来FIFA去欧文长欧文短的也对这个运动产生了小小的兴趣,比较有印象的记忆就是有一次你踢完回家,换鞋换袜子,鞋帮以上全被泥浆溅成黑色,我到现在也没想通当时你为啥还无比自豪的给我展示了一下才丢在水池里
    唯独没介绍你的外号,太故意了啊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老梦, 在球场上我没有外号.

    [回复 | Reply]

    money Reply:

    @TONY, 玉面妮妮哥有没有。。。

    [回复 | Reply]

    yiminono Reply:

    @money, 他当时还没有这个绰号吧 顶多就是二班欧文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yiminono, 我擦…太抬举我了…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老梦, 我只记得小时候你还和我一起踢过球…当时我很大力的一脚射门打在了你的肚子上….至今懊恼不已….

    [回复 | Reply]

    money Reply:

    @TONY, 人家有没有站起来拍拍灰,轻蔑的叫你一声软蛋。。。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money, 你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真的.

    [回复 | Reply]

    money Reply:

    @TONY, 好么,求介绍

    [回复 | Reply]

  • money

    175的罗圈腿小伙伤不起。。。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money, 哥长个子了…

    [回复 | Reply]

    money Reply:

    @TONY, 那为啥发际线也高了。。。

    [回复 | Reply]

    Reply:

    @money,
    因为他要45度仰望天空呢,发际线太低挡视线呢,还得拨去因泪水和雨水而贴在脸上的秀发才能感受淡淡的忧伤。。。

    [回复 | Reply]

  • 我操。我估计是打篮球后,脸就长残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思竹, 我觉得你是身体残了…大熊猫…

    [回复 | Reply]

  • miclot

    仰望天空慢慢忧伤吧亲…

    [回复 | Reply]

  • pipi

    留言是想说我喜欢你在鹅不食草里的短篇《美国极品》,工科男生有不同的幽默笔触,让我乐呵了很久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pipi, 谢谢关注:)

    [回复 | Reply]

  • 大笑,结了尾后有点伤感。每次来看你的文字和照片总有这样的感觉,妮妮哥你说是为啥呢

    [回复 | Reply]

    Reply:

    @叶, “如果我没有记错, 我们三个在当时整个中学越野赛排2,3,4名”,还有13:2横扫那个什么队。那个时候我们实在是太辉煌了,辉煌的令人发指

    [回复 | Reply]

  • 妮妮哥的脚法和意识一直在飞速进步。到高三之后我仍占据中场中间大概只是因为大家懒得换而已了,或者因为我的长跑成绩比你高了2名。高中时你销魂的圆框眼镜可能是一个障碍,因为发现大学后你带隐形眼睛踢球时动作更洒脱更硬朗,引起周边小姑娘的尖叫声一片

    跟西班牙人练完,啥时候回来秀秀脚法啊?

    [回复 | Reply]

  • 善雅

    本来是冲着新照片来的,结果没有,然后看到此文的最后一段,突然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敢更小清新一点吗。。。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善雅, 真不敢了.我实在是没空拍照, 连字都没空写了…祝你们一家三口安好.

    [回复 | Reply]

  • jerry

    更新吧!兄弟。哪怕只有一千字呢。

    [回复 | Reply]

  • tree

    再不更新明天新泽西就开始下雨下雨下雨下雨!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tree, 血彪是吧…

    [回复 | Reply]

  • yiminono

    既然网站都好了,就赶紧更新点儿啥吧,还有8天了。就算搞个《写在2011结尾》也行啊,当然你也可以abuse the title 完全把笔锋转别处去。帮你开个头:2011过的很。。。

    [回复 | Reply]

  • tree

    ….哥你不公平啊 你说我血彪…那楼上的算啥?

    [回复 | Reply]

    yiminono Reply:

    @tree, 他懒得理我啦,哈哈哈哈。

    [回复 | Reply]

    tree Reply:

    @yiminono, ………..

    [回复 | Reply]

  • 猫小猫

    所以说年底前更新是骗人的么。摔!

    [回复 | Reply]

  • Witchuang

    Happy 2012!

    [回复 | Reply]

  • 大圣

    饭岛爱扭难道不就是长腰围么。。。。。。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大圣, 那你以为呢…..

    [回复 | Reply]

    大圣 Reply:

    @TONY, 我居然完全不知道这个外号,纯粹是联系本人特征对上号的。。。饭岛爱扭还是个黄埔脚。。。

    [回复 | Reply]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