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五月三十一号的早晨, 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你敢不敢更老一点.

第二天, 赤裸裸的事实就全方位多角度地证明, 我真的敢…

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 我的情绪成了一个小调, 就跟所有人在过生日时所谱写的小调一样, 忧伤, 焦躁和迷茫分三个声部扑面而来. 然而那一秒钟之后, 我发现我好像翻错了谱子, 于是又回到了大调, 大和弦, 大跨度上. 再多岁月流逝造成的焦躁, 再多青春不再给予的忧伤, 再多前途未卜带来的迷茫, 对哥来说, 睡八小时后又是一条好汉.

感谢父母把我生在六月一日儿童节, 虽然现在这代表着一个交房租的日子; 感谢娘在幼儿园时期对我的绘画启蒙, 虽然我直到今天画画依然不上道儿; 感谢爹小学时对我讲解相机构造, 虽然我直到即将出国才开始玩摄影; 感谢父母在我刚会走路不久的时候给我买的第一只足球, 虽然大学时母亲总是指责我因为不去打篮球而身形猥琐; 感谢小时候父母骑一个多小时自行车, 顶着烈日暴雨送我去上手风琴课; 感谢父母相信我能够坚持热爱钢琴, 才放手让我去学; 感谢父母给我创造了一切他们力所能及的条件; 感谢他们对我儿时谎言和不羁的纵容; 感谢他们并不富裕却教会我如何自食其力; 感谢他们并不高贵却启发我如何保持自尊; 感谢他们时刻低调却引导我如何拥有自信.

 

 

 

 

 

 

是你们让我生如夏花.

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生日蜡烛分割线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ü

我还在New Mexico的时候, 看门老汉就开始盼着我拿New Jersey的第一张罚单. 他预言, 新泽西的警察威武得像发改委, 半年之内我一定会有一张单子. 当时这个预言折磨得我夜不能寐, 魂不附体, 生活不能自理. 然而我突然发现, 我让老汉失望了. 已经来新泽西8个月了, 除了一次因为不小心超越正在接送学生的校车而被警察追上, 进行先进性教育以外, 我一分钱的罚单都没有吃过. 其原因我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时刻都处于超速状态的我, 要么是因为NJ的警察并不如发改委般威武, 顶多算一个拆迁办; 要么就是因为我超速只超10迈, 而别人都超15迈, 于是我就是良民. 这就好比拆迁办比起发改委就是良民, 城管部队比起拆迁办就是良民, 我比起城管我就是良民. 我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红领巾, 比刚才又鲜艳了一点.

Memorial Day的大周末跑了一趟华盛顿, 路过Baltimore. 以下若干拍于Baltimore National Aquarium.

 

 

 

这东西叫水母

 

 

 

这东西也叫水母

 

 

 

这东西好像叫海蜇

 

 

 

再次到访D.C., 已经轻车熟路. 走了相同的路, 去了相同的地方, 下了相同的馆子. 然而我发现两年前那个冬夜救了我的命的牛腩拉面, 这次险些要了我的命. 这充分说明了我的饮食水平已经从两年前的街道办提升到了现在的国务院. 这次的D.C.没有了第一次到D.C.的宁静, 主要原因是有几千个退伍老兵骑着几千辆哈雷摩托, 绕着华盛顿纪念碑的广场, 从国会大厦经过杰佛逊纪念馆, 穿过林肯纪念堂再到白宫, 循环骑行. 他们把这次活动称为Rolling Thunder (滚雷). 每年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都是Memorial Day, 这些穿着野性的大叔们每年这一天都会骑着上千辆哈雷摩托, 从全美各地赶来华盛顿参加此项活动, 用来纪念为美国效力过和牺牲过的老兵们.

 

 

 

 

 

 

当美国的退伍老兵戴着雷朋墨镜, 绑着头巾, 穿着黑皮夹克, 套着牛仔裤, 蹬着山地靴, 胳膊上纹着纹身, 骑着震天的哈雷摩托浩浩荡荡地出现在国会大厦前专门为他们封锁的公路上时, 我在漫天排气管的嘈杂声中, 清晰地听见了一个志愿军老兵手中的搪瓷缸触碰地砖的当当声, 看见了他胸前憋着的主席徽章, 还有他旁边的那条被封锁的大街上呼啸而过的红旗轿车.

 

 

 

为哈雷开道的警车, 以及一位对我非常热情的黑人大叔

 

 

 

纪念碑很粗, 很庄重.

 

 

 

Sandy Hook

 

 

 

感谢看门老汉, Yukiya姑娘, Bryan许老师, 吕老师, 沙白姑娘, 刘爷, 关大小姐为我准备的生日BBQ. 感谢你们的生日礼物. 再次抱歉, 自己从华盛顿回来时在Turnpike上堵车迟到. 一肚子的烤肉, 喧嚣的音乐, 烤玉米的余香, 敞开的天窗, 空气里薰衣草和玫瑰花的香味, 夏日傍晚草地上的水汽, 由红变绿的交通灯, 55迈限速牌, 一闪而过的路灯, 过马路的人字拖鞋, 草地上追着小猫的小狗, 追着小狗的小女孩, 飘扬的蒲公英, 低飞的海鸥, 沙滩的细沙, 飘在海面上的足球, 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血红的斜阳, 插在浅滩中的球门, 海面上的鱼漂, 远洋的游轮, 奔跑的小伙子, 裙角飞扬的姑娘, 伴着迎面吹来的海风, 组成了我最开心的生日之一, 像夏花一样绚烂.

 

 

 

 

 

 

最后感谢远在新墨西哥的屠给我打电话,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在看我二, 只有你在陪我二.

58 comments to 生如夏花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