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裤不懂丝的黑

我养了三条鱼, 分别起名叫二逼, 三从, 四德.

我买了新的鱼缸, 去宠物商店买了洗好的白色砾石, 两颗水草, 一篮贝壳和一个加热器, 在海边捡了几个好看的贝壳. 然后仔细清洗了鱼缸, 把贝壳泡洗了一天, 又刷洗了一遍白色砾石, 接了一缸子的水, 停放一天一夜稳定水环境, 加入调节酸碱度的液体, 打开加热器调节恒温, 插上新的滤网, 给滤水器通上电, 打开鱼缸顶部温暖的灯管, 然后坐在一边, 开心地看二逼三从四德愣头愣脑地游来游去.

直到几个小时后它们挺尸在深水中, 正如那些挺尸在海啸中的人们. 生命是脆弱的这句话, 我经常挂在嘴边, 是有原因的.

新泽西的冬天很长, 长得就像Albuquerque的夏天. 我在新墨西哥过完整整8个月的夏天后, 来到新泽西又过了整整7个月的冬天. 我尴尬地发现, 在新墨西哥已是满街黑丝的情况下, 我放眼望去新泽西还是遍地秋裤. 更尴尬的是, 秋裤外面还套着黑丝. 女人秋裤外面套黑丝, 就和男人总把钥匙别在腰间一样, 是一种对二百五精神的执迷不悔. 对于前者, 黑丝下面有没有那一层秋裤, 直接划分了天仙和铁锨的区别. 对于后者, 腰间有没有那一串聒噪的钥匙, 间接明晰了精神和神经的范畴. 黑丝讲究的就是里面那若隐若现的白皙, 有一个姑娘在一条裤腿都没有抹平的秋裤外面套上了黑丝, 就自认为婀娜了, 窈窕了, 瞒住了他, 瞒住了她, 瞒住了它, 瞒住了全世界. 于是这个姑娘讽刺第二个姑娘三九寒天光腿短裙的故作姿态, 又嘲笑第三个姑娘冰雪交加棉裤棉袄的遮遮掩掩. 然而连她自己都清楚, 这秋裤外面套着黑丝的套路, 就是怕冷又要爱美; 就是打肿了脸充胖子; 就是70元的廉租房; 就是总理到访时的清华食堂; 就是上海世博会; 就是北京奥运会; 就是机场大道两侧只粉刷了一面墙的城中村. 她不敢脱掉那层黑丝, 因为她没有那么白皙的腿; 她也不愿穿上棉裤, 因为她认为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懦弱.

但是这位姑娘, 请你在讽刺第二个姑娘和嘲笑第三个姑娘时, 不要忘记, 你脱掉了黑丝, 里面就是丑陋的秋裤, 就是县委书记的MTV; 就是药家鑫的连捅八刀; 就是扔了血本囤积食盐. 这姑娘不是我们的国家, 也不是我们的政府, 恰恰是我们的人民. 在网上一个QQ群里看见一个家伙一听说日本地震了, 嘴巴咧得跟死人脚趾甲盖似的, 乐的差点背过气去. 洞房花烛夜都没有这么开心过的你, 有什么资格指责日本人心理变态. 你说 “日本人侵占了我们的领土”, 那你上世纪末有没有听说过中俄边境条约; 你说 “日本人杀了好多中国人”, 那么印尼海啸的时候你吸着鼻涕擦着眼泪掏了一个月的零花钱捐过去之前, 知不知道上世纪最后几年那里的腥风血雨; 你居然又说 “那不一样, 日本人那次比较多”, 那你知不知道1959-1962年间, 中国自己的人口的增长趋势, 你又知不知道, 当时阿尔巴尼亚和罗布泊的故事; 多不多什么的, 不要随口说的跟你侧漏了似的, 核泄漏不是核侧漏, 再大的护翼也挡不住, 所以麻烦你在核泄漏面前, 露出一点河蟹.

现在很多如上文所述这样子的家伙, 长得像个人, 实际却不如猪. 猪至少一直是猪, 而人却经常不是人. 猪吃了屎都能长膘, 你怎么吃了这么多的天地良心, 拉出了这么些个思想道德. 众所周知的要加薪, 因为我国艺术事业发展缓慢没有加薪, 心情抑郁开车一不当心凌乱了, 撞了打工妇女, 下车二话不说从裤裆里掏出八尺多长的战斗匕首, 在妇女不断央求 “不要杀了” 的同时, 连捅八刀. 这个时候砖家部队又出动了, 这个大姨, 大妈, 大姨妈砖家说人家要加薪那是弹钢琴的手, 连捅八刀是一种钢琴技巧, 是一种习惯动作, 捅得越快越好, 越深越好, 力道越平均越好, 捅完了什么琶音颤音大跨度轮指震音三对四肖邦巴赫舒伯特都没有问题了. 我觉得这么宝贵的专家显然是当年八国联军遗留下来忘记强暴的. 看到有人说, 早在1915年, 爱因斯坦提出“空间弯曲理论”, 认为引力不是一种真正存在的力, 而是看不见的空间弯曲不平造成的假象. 在某些具有大质量星系聚集的黑色区域, 空间会弯曲, 即便是光线在这里也要沿着凹陷的空间转弯. 这一理论当时曾遭到大多数科学家的质疑, 直到药家鑫上了央视之后, 才在中国官场得以证实. 如果要加薪没死, 那么公正这玩意就可以下死亡通知书了.

另外一个是前一阵子一位女留学生在瑞典当街被捅二十多刀, 原因是另一位男留学生因为苦追该女留学生多年, 从亚洲一路追到欧洲却没有得手, 挫败感全部转化成仇恨, 最后小宇宙爆发, 夺人性命. 然而, 最令我震惊的是并不是这连捅二十多刀, 而是新闻下面一千多条留言里, 将近有七百多条是在讨论, 这小伙真傻逼, 长成这样的妞也值得你追到欧洲去捅.

我曾经在手术台前目睹了一起来美留学朋友的离去 (参见<天堂里, 有没有车来车往>), 如果没有经历了这许多辛酸和辛苦的留学路, 你们这七百多个整天呆在菊花温暖环境下的大肠杆菌根本无法理解, 在他乡皈依上帝和在家乡皈依我佛有什么区别. 中国的传统武术很好, 没有失传, 独孤九剑小李飞刀在民间传播的淋漓尽致, 刀刀捅在了你们的良心里面, 让你们的良心烂到连狗都来不及吃.

所以, 请你们在嘲笑和讽刺他人的时候, 先把自己黑丝下面的秋裤掳掳平.

有时候我会觉得生活规律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是我却每天上班都会经过那个二百米内七个交通灯的路段, 会经过两个街区以外横尸在紧急停车带上的雪雁, 会经过9号公路上左边两个大坑右边六个小坑的桥面, 会经过壳牌加油站对面草地踢球的四个西班牙人. 我详细了解这三十迈的路程哪里有坑; 了解什么时候换车道躲避坑洼是最好时机; 了解哪个路口的交通灯会在什么时候变色; 了解哪里的路灯上总是站着一只海鸥; 了解哪里经常猫着一个警察; 了解哪里经常出车祸; 了解哪里可以超速; 了解哪里警察喜欢抓人; 了解哪里该把遮阳板从侧面扶到正面; Dunkin Donuts的店员一看我推门进来, 就指指桌上准备好的早餐, 大杯咖啡多加奶少加糖, 两个Chocolate Frosted甜甜圈, 雷打不动. 更可怕的是, 我甚至了解我前面那辆红色福特SUV里面坐着的又是那个墨西哥大叔; 或者旁边那辆银色Civic里面又是那个美国正妹; 或者右前方又是那辆喜欢急刹车的褐色Altima; 或者隔了一个车身之外的又是那辆喜欢开得很慢的白色Camry. 在US1-9这样的高速路上, 能看一眼车身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人的功夫, 哥, 有练过.

麻烦的事情就像鼻屎一样. 看着好大一坨汤汤水水的, 拿在手里搓着搓着就没有了. 除去填税表, 办身份, 寄车, 做家务, 四平八稳的日子倒也波澜不惊. 回头看看国内父老乡亲, 我发现父老乡亲大部分都在做两件事, 服老, 相亲. 有一天Waiting告诉我, 一向被我嗤之以鼻屎的牵线节目非诚勿扰, 有一个上尽世界名校的怪胎非常认真地斥责了女嘉宾没有社会责任感. 于是我决定观看那期节目, 结果我发现了那个叫做王芳妮的女嘉宾名字听起来非常耳熟. 就在我迟疑之际, 她咧嘴一笑, 我当场就发现她原来是小学和我一起上过数学课的, 那个长得像勾股定理的笑容, 用火烧成股沟腚里我也不会认错. 于是暗叹时光荏苒, 当年一起被老师叫上黑板算不出来题的丫头, 已经以美籍华人的身份开始挖极品金龟婿了, 再看看哥, 最多也只能以华籍美人的姿态挖挖金龟子. 想到这里, 哥叹了一声气, 英俊地笑了.

提到牵线, 顺便说一下, 有一个美女同学求勾搭, 靠谱的男青年跟我这报名, 西安为好.

另, 如下留言所见, 一个ID叫tree的美女求勾搭, 靠谱的男青年直接问她要QQ, 沈阳为好.

1. 这狗的主人很混蛋…把棍子扔到海里让狗捡回来…

2.

 

67 comments to 秋裤不懂丝的黑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