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快乐, 2012快了

上图, 摄影范畴, 三张, 原图直出. 不是所有的工业发展都是以环境的牺牲为代价的.

刚才在网上看到Monster Beats耳麦大降价, 纠结了半个小时, 就在准备下手买的时候, 我突然醒悟过来, 就我这个脑袋的尺寸, 以后也就基本告别耳麦了.

脑袋大这事情我苦闷了有一段时间了. 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儿歌就是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 我认为这是为我写的. 后来越长大越发现, 儿歌为我写的是没错, 但这是对我这个物种的歧视, 因为我和其他物种不同. 小的时候我喜欢顶着个脑袋观看动画片, 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我认为那大头儿子就是我. 后来越长大越发现, 这是为残疾人拍摄的励志卡通, 脑积水和脑萎缩的人一样可以有幸福生活. 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喜欢说脑袋大就聪明, 我信以为真. 后来越长大越发现, 很多聪明的人脑袋比较大, 而脑袋比较大的人不一定聪明. 同等智商情况下, 大脑袋比起小脑袋就显得多余了. 好比有两个一样重一样甜的西瓜, 皮厚的那个就是次品.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动不动就头撞到东西上了, 我是动不动东西就撞到我头上来了.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是把帽子戴在头上的, 我是把头塞进帽子里的.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的脖子是起连接作用的, 我的脖子是起支撑作用的. 小的时候别的小朋友摔跤是膝盖先着地, 我摔跤是脸先着地. 学了结构工程以后, 我经常思考, 我的脖子是一个受压杆件, 是不是得算一下我脖子的强度以防其发生失稳. 再后来, 我终于在一场足球比赛中才发现了脑袋大的好处. 那场比赛我们以二比一胜出, 我包揽了所有进球完成了帽子戏法…当时的情况是, 我在上半场连续两次从禁区外右脚远射, 攻入精彩两球, 然后下半场我在防守对方的一个角球的时候, 足球砸在了我头上, 弹进了自家球门.

这都是无关的话. 这些话都是由耳麦降价引起的. 耳麦降价是一个信号, 2010年要结束了. 这一年对我来说又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 2008年我从太平洋西岸迁徙到了太平洋东岸, 2010年我从太平洋东岸迁徙到了大西洋西岸. 和去年年底一样, 按捺不住寂寞的朋友们再一次开始周游世界, 有人在拉斯维加斯看孙燕姿, 有人在加利福尼亚看鲸鱼, 有人在科罗拉多看雪山, 有人在优胜美地看瀑布, 有人在佛罗里达看比基尼, 有人在玻利维亚看天空之境, 有人在伦敦看电车, 有人在巴黎看铁塔, 有人在秘鲁看印加, 有人在墨西哥看玛雅, 我在新泽西看图纸.

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的一首老歌, 表达了一个二货想去桂林的愿望, 歌中在说了一堆废话以后点出的真理就是, 钱和时间犹如鱼和熊掌. 而对我现在来说, 我并非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我现在是既没有鱼, 也没有熊掌, 我只有个熊样.

<2010快乐, 2012快了>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显然还生活在西南的阳光之下, 过着远隔万里还忧国忧民的生活. 主要原因是那个时侯我的生活毫无悬念地就像某国的GDP. 现在不同了, 各种倒了八辈子血霉的事情像山一样压过来, 凡是在办各种事情的过程中, 所有可想象的困难和不可预知的偏差都一定会一起出现来阻挠我. 在结构工程上这叫最不利荷载组合. 所以在前面两个月, 我每天念叨的最多的一句话, 除了”饿了”, 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 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 爆其菊花”. 人倒霉起来, 放个屁都能砸着脚后跟. 于是我边用屁砸着自己的脚, 边用双脚杠着走过了新泽西的很多个角落, 终于买到了自己的第二辆车, 以后再也不用坐公车倒地铁倒火车步行去上班了. 但是这个买车过程是如此曲折, 以至于我的名下现在有4辆车…双脚走路被屁砸的多了, 下雨再进一点水, 自然会有异臭. 我认为现在我双脚的异臭程度已经达到惊人程度. 原因是我今天用了整整一小瓶范思哲的香水喷在脚上, 外加前几日用Gucci和香奈儿赠品熏鞋数晚, 却在穿鞋半日后发现这些世界级香水的味道没有丝毫的残留, 并能再次从空气中嗅到那一丝蠢蠢欲动的妖气. 我认为我双脚的气场已经不是区区Gucci香奈儿范思哲就能够镇得住的了, 这气场显然已化为妖孽, 这必须请道士作法, 黄纸狗血符咒封印, 平稳超度后方可继续穿戴. 因为这个原因, 我最近在办公室都不敢坐的离别人太近, 我害怕我脚上的妖气上了别人的身.

又上图, 摄影范畴, 一张, 原图直出. 不是所有的下雪都是浪漫的.

在美东的第一个大型节日, 新泽西用超越历史记录的一次降雪欢迎了我的到来. 我虽然再三明确表示我不过圣诞节, 但新泽西依然用飞机不飞了, 火车不跑了, 汽车不走了的盛大仪式来欢迎我的第一个假期. 今天白天我花了整整半天的功夫, 把我的车从雪里挖了出来, 防止冻坏. 整个街区的人今天都没有上班, 全在家里铲雪. 按某电视台的惯用说法就是, 在大风大雪大灾害面前, 人民群众齐心协力抵抗自然灾害, 老人孩子齐上阵, 在清理自家积雪后, 还主动帮助社区清理自家门前道路, 整个社区热火朝天, 一片和谐景象. 而实际情况是, 人们如果不挖车的话, 车就冻坏了; 人们如果不清理道路的话, 车就不能上路了; 车如果不能上路, 就不能上班了; 如果不能上班, 工作就要丢了. 所以人人都会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措施, 各扫门前雪, 各铲门前路, 各上各的班. 否则在这种跟山一样大的经济形势的压力下, 大家一起玩儿完.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的英文名字都叫做, 压力山大.

上图, 记录范畴, 冷得一比那啥.

1. 前一天晚上的街景. 哥还在玩魔兽世界的时候, 我一直想要亲眼参观一下Blizzard的总部, 现在人家自己找上门来了. 这个时候雪并不深. 但是能见度基本上只有20米.

2. 另外说一句, 这是我这辈子头一次见到下雪的时候还会打雷闪电, 雪的时候打雷闪电, 的时候打雷闪电, 时候打雷闪电….可以微微看出, 这雪基本上是横着下的.

3. 这是前一天晚上哥的车, 略被埋, 略被埋.

4. 今天早上就成这样了, 这还是已经被人挖过的. 站在沟渠里面觉得自己是偷地雷的.

5. 另一侧

6. 这是今天早上哥的车, 略难挖, 略难挖.

7. 车菊花已然消逝了. 不过看看后面的SUV, 哥也就淡定了.

8. 通信基本靠吼

9.  交通基本靠走

10. 环卫基本靠手

祝大家2011快乐, 2012快了.

46 comments to 2011快乐, 2012快了

  • tree

    文章还没看,照片扫了一眼…网页终于打开了…
    先占沙发吧~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求批评.

    [回复 | Reply]

    tree Reply:

    批评就是…一月一博改成一周一博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这个难度略大略大…

    [回复 | Reply]

  • niang

    中国西安的人民望眼欲穿地等待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可是至今未见到。过圣诞节的大洋彼岸下了太多的雪,看样子西安今年冬天的雪都飘到米国了。两个国家的雪在一个地方落下,不大才怪!

    [回复 | Reply]

    老梦 Reply:

    提前都估计到书记会写和去年一样的标题。
    西安上周下了一场小雪,对没有缓解美国的鸭梨表示遗憾。
    我传达了一下“齐腰深”之类的描述然后示以记录范畴的图片,围观家属对书记那埋在雪里座驾的品牌表示好奇。
    从头到脚了解了一下近况,建议一点,鞋需要清水不需要香水好吧,我要哭了。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用了清水就得晒,晒了哥就得赤脚了.
    俗话说”没事用清水”…

    [回复 | Reply]

  • Witch

    看到通信基本靠吼就突然想到了那首歌的这一句:大山的子孙哟!!~~~~~

    下起这么猛烈的雪,看的人总兴奋,在的人总烦恼。

    熏鞋子试试茴香?
    这当然是馊主意。

    望好。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我没看见”这当然是馊主意”这句话,差点就真的试试了…

    [回复 | Reply]

    花蹦蹦 Reply:

    你可真是命运多舛啊。。。那鞋里头放点孜然吧,你不是说孜然跟啥都合适嘛!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孜然鞋垫神马的,最好吃了

    [回复 | Reply]

  • “这气场显然已化为妖孽, 这必须请道士作法, 黄纸狗血符咒封印, 平稳超度后方可继续穿戴.”理智一点,学得越多越不相信科学么,科学在你眼里是一坨屎么,我们都用科学发展观看问题。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好,你V5…科学发展观…参加人大去吧.

    [回复 | Reply]

  • Nina

    穿着短袖在FL晒太阳的我看完照片表示很揪心。希望新泽西以及其他下雪的城市快点暖和起来。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神马情况…所有人都跑到florida去了…为神马为神马

    [回复 | Reply]

  • Aaron W

    同是大头,新年快乐。
    挖车好玩吧~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你那里有挖车的没

    [回复 | Reply]

    Aaron W Reply:

    没下这么大。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被贪了。

    [回复 | Reply]

  • jing

    tony兄 happy new year!
    啥事儿都顺哈! 好久不联系,不知最近一切可好…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祝顺利,早日毕业离开法兰西

    [回复 | Reply]

  • Tina

    风水轮流转,很快转到你…
    新年快乐,快乐…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为什么我周围的人都是连庄的,我每把都捅胡.
    新年快乐!

    [回复 | Reply]

  • miclot

    你才快乐呢,你们全家都快乐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好….你全家也快乐

    [回复 | Reply]

  • Echokang

    没发现你头大呀。。。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谢谢啊…这句是最好的安慰…

    [回复 | Reply]

  • kanmenlaohan

    没赶上大雪啊。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现在赶上了.

    [回复 | Reply]

  • aic00

    我刚刚觉得稍微有点蛋定才发现原来你的2010年底是这么不蛋定!Bless2011年能快点元气大大转过来。

    [回复 | Reply]

  • 我擦。这个雪也忒他妈大了。纽约那边果然很关照你啊。哈哈

    [回复 | Reply]

  • 梵人

    丫的下雪还带打雷、闪电呢.长这么大.头回听说是这种.丫的可真绝了.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恩,他们呢管那个叫thunder snow.

    [回复 | Reply]

  • jersey city的雪咋比犹他的还大。。。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东北,东北.这北字是白加的吗…

    [回复 | Reply]

  • 为毛这里看着这么眼熟……
    是因为同是西安人和同在美帝的缘故吗= =
    看到车被埋的故事还以为是一个高中同学……前两天在芝加哥见那家伙才跟我讲过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美东今年冬天一直在下雪…芝加哥我估计也差不多…
    我周围一堆西安人…有空来叠个凉皮呗.

    [回复 | Reply]

    dying Reply:

    不,他根本就是纽约的啊。在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的样子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这样啊…不过NYC那边还是比NJ好很多的, 铲雪车的反射弧很短…NJ铲雪车的反射弧巨长, 10个inch了才知道要铲雪….

    [回复 | Reply]

  • Witch

    新年快乐~~!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你也新年快乐!

    [回复 | Reply]

  • Sen

    我代表我能代表的人民群众表示你很坚强很挺拔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谢谢.你丫说给我打电话呢.

    [回复 | Reply]

  • MercyChan

    你不像blogbus的Hugo那样会打上自己的水印说/photo by Tony/
    为什么?不怕自己的相片被别人盗用做自己的?就像Hugo所遇的那样

    [回复 | Reply]

    TONY Reply:

    应为我觉得我的水平完全不值得别人来盗用…我水平不如hugo呀…

    [回复 | Reply]

    jerry Reply:

    我就用了你一张图,但我在图上注明了作者和网址。

    [回复 | Reply]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