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哈德逊河

在投简历的时候, 每当遇到”请列出3个偏好的工作地点”之类的问题时, 我都会无缘无故地产生一种优越感. 因为我要选的三个选项永远是在一起的, 鼠标一路点过去就可以了. 他们分别是, 纽约, 新泽西, 新墨西哥.

自打离开新墨西哥以后, 我对ABQ依然念念不忘, 总想着如果有机会能够以工作名义调回去的话, 我就可以继续在蓝天, 白云, 微风, 阳光中过简单的生活, 工作, 拍照, hiking, 弹琴, 踢球.

但我又总觉得那将是一个非常遥远的事情. 就算某天我真的回去了, 学校对面的UPS也早已不是那个会弹钢琴的黑人大妈, 草地上飞奔的也早已不是我的队友们, SONIC的员工也早已无法报出我要的combo, 那架Steinway也早已走了调, 我的学生卡也早已划不开Centennial的大门, 熟悉的房间里也住的尽是些满脸笑意的陌生人. 那样的话, 我回去的意义, 也就没有了.

物是人非什么的, 最悲催了.

拿到了学位证, 自己花钱买了两本自己的论文, 收拾了行李, 两个大箱子, 两个小背包. 跟当初刚到美国的时候是一个状态. 从ABQ寄了两大箱子的书到新泽西, 收件人是我自己; 带不走的东西全部送给了朋友们. 车卖给了一个孟加拉人, 他对我的车无比中意, 说他彻彻底底地爱上了我的车并想和我的车结婚. 我说滚蛋, 这车和我结的婚. 他说滚蛋, 你俩都离婚了.

打电话给国内的一个朋友, 说我到新泽西了. 丫问新泽西比起新墨西哥怎么样? 我说这里人都很冷, 地都很脏, 车都很堵, 东西都很贵. 他很不信服地问我, 有多冷多脏多堵多贵? 我说, 比北京好一点. 他说我操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Waiting未来的校园就在哈德逊河边上, 河上的湿气充斥着整个校园. 河的对面是曼哈顿, 在学校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到帝国大厦像个二百五似的杵在那里. 天上的直升机跟苍蝇似的飞得没完没了, 地上的警车跟蚂蚁似的跑来跑去, 也不知道他们在着急什么. 河岸边有几个绿茵茵的足球场, 任何时候都一副潮潮的样子, 居然用的是人工草皮. 学校大概认为这个岸边的足球场建的非常人性, 学生在踢球的时候可以呼吸新鲜空气, 感受海潮的熏陶; 实际上这个岸边的足球场建的非常尿性, 一脚射门基本上就可以目送足球汇入大西洋了.

但我还是非常欣喜我能随时去踢球, 反正球不是我的.

校园里中国人和印度人多得像蟑螂, 一只5码的鞋子丢出去可以套住好几只. 每一条路都是单行道, 上面跑的车有一半是宝马和奔驰, 剩下一半超速行驶. 人们不遵守交通规则, 行人碰面不会互相问好, 超市购物不说谢谢, 不会为身后的人伸手撑着门, 这让我无所适从. 各种西装革履, 各种奢侈名品, 各种豪宅名车, 各种发胶摩丝, 各种眼影眼线, 各种纹身, 各种短裙, 隐匿在各种雨伞和阴天下.

在校园里转悠, 发现艺术系教室有一架9尺Baldwin三角钢琴, 放在那里用来震惊世人. 事实上这琴就是用来坑爹的. 跑音跑得居然可以让肖邦的夜曲听起来像周杰伦的夜曲, 并且踏板的声音比琴的声音还要大. 我在这琴上弹了几次即兴幻想曲, 听起来果然是即兴, 幻想, 曲. 居然每一次听起来都不太一样, 我险些误认为是我自己在作曲. 隔壁教室有一架立式不明物体, 弹起来一个键出两个音, 这让莫扎特听起来非常调侃. 我担心如果我在这两架琴上继续练下去, 迟早会推动古典音乐的改革, 于是我决定再重新买一架电钢琴, 在家里练习.

OPT明天开始, 祝自己好运. 工作offer一旦收到, 我第一时间上来捅词儿.

48 comments to 住在哈德逊河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