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桓,你不要过来,让我向你狂奔过去

当时我看到这张无敌跑焦照片以后, 第一个反应就是琼瑶阿姨说过的一句话, 见题目.

刚才接了一个电话,我所说的话内容如下.

“对,我就是. 什么? 真的啊? 那太好了, 什么奖品? 手表? 太帅气了吧! 还有四种杂志的一年订阅? 免费吗? 哦, 只有手表免费? 那就是4美元一年的杂志咯. 恩, 我考虑考虑. 你刚来这个办公室一个月? 这是你的第一笔单? 好吧, 那我订阅这些杂志好了, 就算帮你个忙. 不客气. 恩…总共费用是多少? 19块9毛9? 哦, 包括一个礼品手表, 3本免费杂志和一本收费汽车杂志是吧, 听起来不错. 谢谢, 恩太客气了. 付款方式? VISA卡吧. 稍等. 恩, 我的卡号是, 4292 6471 0241 1658, 对对, 背后的验证码号是 352, 对. 过期时间是 2012年12月.  账单寄到我现在的地址就好了. 我也很高兴你接到了第一份订单, 不客气,  好的好的, 那就是先等着收手表是吧? 好的我会去查看信箱的. 谢谢你.  再见.”

对方很开心, 因为他拿到了订单. 我也很开心, 因为卡号是假的.

^^^^^^^^^^^^巍峨的分割线^^^^^^^^^^^^

上周四答辩的过程我就不赘述了, 我一边在思考刚才参加追悼会的时候穿着粉色衬衣是不是不太合适, 一边想着刚才弹错的2个音, 一边觉得领带好紧, 一边想着买的甜甜圈和咖啡够不够这么多围观学生充饥,  一边口若悬河地解释着我到底在这两年的RA生涯中给美国军事史上做出了什么贡献. 所谓口若悬河, 指的是口腔中的液体流量. 我本身语速就快, 又要在45分钟之内对我20000单词的论文进行全面的描述, 同时也得提防除了我导师以外另外2个叫兽以及一个波音公司来的禽兽对我明枪暗箭的提问. 完事了以后我觉得我的舌头好像打了一个死结, 我掳了半天都没有成功掳直, 于是嚼着舌头在门外等待他们的讨论结果.

他们讨论了半个小时. 我思前想后觉得他们做决定应该是4分钟之内的事情. 那么能让他们讨论这么久的事情无非是今天午饭到哪里吃, 哪家餐厅的服务员比较正点, 谁会拿世界杯冠军, 湖人厉害还是凯尔特人厉害云云. 就在我等得快要崩溃的时候, 其中一位叫兽出门尿尿, 一看见我, 大步流星冲我走过来, 吓得我以为他把我当成了便池. 结果他说:

“Congratulations!!! You passed with distinction!!! stinction…tinction…inction…ction…tion…tion…(余音绕梁)”

我听到那个distinction以后有点恍惚. 回到房间以后, 另外一个叫兽说, 恭喜你, 你现在是一个合格的结构工程师了. 于是我立刻冷静地想你才是结构工程师, 你全家都是结构工程师.

就是这样. 优秀毕业答辩. 哥很开心, 按照某国惯例, 先感谢国家.

~~~~~~~~~~~~~~妖娆的分割线~~~~~~~~~~~~~~

那位在球场上流泪漂橹的郑大世是朝鲜足球史上的一朵奇葩, 主要是因为我除了蜡笔小新以外, 很少见到眼睛比眉毛细那么多的人. 此人生在日本长在日本, 但拥有韩国国籍, 却为朝鲜队踢球. 我一直很费解, 这么混搭的事是如何办成的, 这感觉就像一个家伙眼睛看着巴赫的乐谱, 但用勃拉姆斯的演奏方式演奏, 但他弹的却是车尔尼, 这是比较文艺的说法. 通俗的说法是, 在路上碰到了林黛玉, 心里想着郝海东, 嘴里却说, 哟这不是霍元甲么. 于是我专门去查了一下郑大世的采访视频, 发现丫太不和谐了. 在其他足球队员月工资12块钱的朝鲜, 郑大世的家里却拥有DJ所用的打碟机和一架三角钢琴. 这人一定挖过社会主义墙角. 另外, 口口声声叫着装备国产化的朝鲜队员, 在身着不明品牌朝鲜国产球服的同时, 却每人脚蹬一双闪亮的NIKE. 也许就是因为这一双连他们自己都不认识是什么牌子的NIKE, 导致他们喊出了夺得世界杯冠军的口号. 但他们又不幸地输给了巴西. 我看着这一帮在场上奔跑的朝鲜小伙子, 觉得他们大概在连卡卡是谁都没搞清楚的情况下, 就要被时刻在背后注视他们的金将军发配到煤矿挖煤去了, 正如他们自己的血书军令状一样.

人们一听说朝鲜输球就要被发配到煤矿挖煤, 立马觉得朝鲜人很令人感动, 5个队员凑钱买一桶可乐的经济条件下还能和巴西打成1 : 2, 所以我们要向朝鲜学习.

有”向朝鲜学习”想法的人声称自己懂球实际上懂个球, 你们的这种想法只是因为看别人可怜而从你那狗血的内心深处偶尔迸发出的一次基因突变的人道主义关怀. 朝鲜队员生活中也许的确令人感动, 但朝鲜和巴西在球场上打成几比几和朝鲜值不值得我们学习没有一根毛的关系. 巴西人才不在乎你昨晚吃的是鲍鱼还是打糕, 科特迪瓦人也不在乎, 葡萄牙人也不会在乎; 罗比尼奥才不会因为你们全队一年的收入等于他一天的收入而脚软, 卡卡也不会, 德罗巴也不会, C罗就更不会. 既然参赛了, 那么一切在球场上用进球说话, 赢了是爷, 输了是孙子. 比赛后你再为他们捡剩下的矿泉水来感伤和飙泪, 那是另一回事, 你不能因为比赛以外的事情而向比赛以内的球队学习. 朝鲜队踢球的作风是很好的, 但是这些小伙子们在生活中却因为过度相信自己的领袖而显得脑残; 向人学习的精神是很好的, 但是为什么塞尔维亚赢了德国你不学习, 为什么瑞士赢了西班牙你不学习. 于是人们说, 那不一样的, 制度不一样. 于是我明白了, 想要学习朝鲜的人根本就是没有发育出大脑这个器官, 一做开颅手术, 发现里面全是明晃晃的钢镚儿, 都是五毛的.

然而, 据我所知, 某国自从google撤走以后, 已经向朝鲜学习了一大步. 这是不好的方面, 也是我无法阻止的方面;

好的方面是, 某国足向朝鲜足球学习艰苦朴素的作风颇有成效. 因为自从天上人间被查封以后, 某国足甚至战胜了法国队.

38 comments to 书桓,你不要过来,让我向你狂奔过去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